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第一五四零章 出其不意

    看书网..la,最快更新混子的江湖最新章节!

    丰市,天香会所内。

    “哎呀,牛哥。我跟你说,咱们这是多少年的交情了啊,就是啊,你还不放心吗。”

    志刚一边挠着胳肢窝,一边举着手机对着另一头说道,“不就是一个小兄弟么,这事儿……”

    “咳,你别急啊,我回头让你出气不就完了吗!”

    这时,手机另一头,传来挺大的声音,“我跟你说,志刚,那可是我亲堂弟,这事儿,你得给我办漂亮了!”

    “放心,你说话了,我还能不照办么,行了。消消气,你看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这么脾气暴躁,呵呵。”

    “改天,到我这来,我让人给你去去火啊?”

    志刚笑着问道。

    “不行,你那边的技师,他妈可能有花柳,上次我一个兄弟,就他妈着道了,光治病就花了不少钱!”

    “胡说,呵呵。我这边的都特干净,你那个兄弟,还指不定去哪了呢,备不住,还是他把我们这的技师给传上的了!”

    志刚呲着牙,笑着说道。

    “行了,我不跟你废话了,明天,就那啥棋牌室门口,我过去,给我办漂亮点!”

    “行了,知道了。牛哥,你看我啥时候说话,不给你办过啊!”志刚搓了搓胳肢窝完,又在鼻子上闻了一下,“呵呵,那啥,上次跟你说的那个项目……”

    “放心吧,马上就签,那都是小钱儿,就当我助力你了。”

    “好嘞,牛哥就是讲究啊!”

    “行了,我不喜欢听吹屁的,办好事儿就行了!”

    “好嘞!回见牛哥!”

    志刚说完,直接将手机通话关掉。

    随后,冲旁边一个站着的兄弟,打了个指响。

    “刚哥,啥事儿?”

    志刚抠着耳朵说道,“问问蚂蚱在哪了,让他过来见我一趟。”

    “知道了。”

    那个兄弟说完,转身出去打电话去。

    志刚手伸进裤裆,挠了挠,伸出来弹了一下,“艹,大傻牛还真几把护犊子啊,抓着人还不放了?真他妈有你的!”

    与此同时。

    一间打边炉店里。

    “哎,真香,这玩儿饿了就是吃啥啥得劲啊!”

    一个兄弟一边筷子挑着,一边嘴里啧啧说道。

    蚂蚱一笑,“我跟你们哥几个说,等明天大喳把钱给我到位,我还带着你们哥几个吃顿好的!”

    “哎我说,真的,蚂蚱,你就别太乐观了,我总觉得大喳那逼,不会轻易就把钱给你的!”

    “我不说了吗,他要是敢不给,咱就把他去之!”

    蚂蚱说着,手中还做了个削的动作。

    “不是,他要是连大傻牛一块儿叫来呢?”旁边一个兄弟,皱着眉头问道。

    “那就连大傻牛一块儿去啊!干到他服为止!”

    蚂蚱呲牙笑着。

    “大傻牛服不服,我不知道,我是真服你了!”

    一个兄弟一边说着,那筷子挑着吃的。

    就在这时,蚂蚱放在椅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蚂蚱低头瞅了一眼,随后就拿起来,问道:“喂,干哈啊?”

    “蚂蚱,你在哪了?”那边问道。

    “不是,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别叫我蚂蚱!”

    “刚哥找你!”

    一句话,蚂蚱立马坐直了。

    “我曹,刚哥找我啥事儿啊?”

    “我也不知道,刚哥就说让我给你打电话,让你过来一趟。”

    “哦,那行……没说啥事哈?”蚂蚱还歪着脑袋问道。

    “不是,你这都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了,你来了不就知道了么,快点啊!”

    说完,那边就将手机通话挂断了。

    “曹,你跟我牛气什么啊!早晚,我让你管我叫哥!”

    蚂蚱说完,直接将手机往凳子上一撇。

    “谁啊,啥事儿啊?”旁边的兄弟,还抬头问他。

    “没什么事儿,先吃着。”

    蚂蚱心思不整的说着,手中筷子来回的杵。

    “行了,你就别糊弄我们了,都听见了,是志刚找你吧?”兄弟问道。

    蚂蚱把筷子一撇,“就你耳朵尖是吧!”

    说完,他站起身,“不吃了!”跟着,直接拿起外套,套上就要出去。

    “哎,你真过去啊?”一旁兄弟还瞅着他问道。

    “废话,刚哥找我过去,那我能不过去吗!”

    蚂蚱说着,就将夹克套在了身上。

    “你就不琢磨,他找你有啥事儿?”兄弟虚着眼问道。

    “他一天找我又不是这一次了,谁知道啥事啊,刚不是说了吗,到了就知道了!”

    “行了,吃你们的,没事儿!”

    蚂蚱说完,直接迈步出出了单间。

    ……

    江东市中心医院,监护病房门口。

    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就坐在走廊的长条椅子上,俩人都玩着手机,没有人抬头。

    “哎哎!有点儿逼数吗!”

    这时候,跟前就有人冲他俩说道。

    这俩人一抬头,看到说话的人就是六子。

    “不是,我们这不在这盯着了么。”一个青年说着话,手上还在按着。

    “不是,就你这贪吃蛇,咋还玩儿的劲劲儿的啊?擦,你还有点儿追求吗!”

    留置皱着眉头,指着那小子手机说道。

    “呵呵,这不那啥,新版的么。你瞅瞅。”

    “我瞅毛啊瞅,啥版不还是个贪吃蛇么!”

    六子指着这俩人说道,“我可告诉你们,刚才三哥可又给我打电话了啊,这地方,可得注意,明白吗!有啥情况,立马给我打电话,听见没!”

    “不是,我曹,给你打电话?你没走啊?”那个青年,还瞅着六子问道。

    “我走啥走啊!我就在楼下车上坐着了,边旭跟我在一个车上了。这不得盯住了么。都跟你俩这样没数啊!”

    六子还数落着这俩人。

    “不至于吧,你瞅瞅,这监控病房,那不还监着控了么,这有啥事,不都能看见么!”那个青年,还指着监控病房说道。

    “我要不说,你这脑子,就他妈不开窍呢!那监控就一直能监着?”

    六子手点着他脑袋,“这要是给你把线掐了,你不啥都看不见了吗!”

    啪!

    就在这时,楼道的灯突然灭了。

    “我擦,啥情况??”

    六子吓了一激灵,但很快,啪啪啪!!

    楼道的应急灯都自动打开了。

    就在六子刚要松一口气时,却发现,监控里面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