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第一五三八章 二号小波——孟蚂蚱

    就在雷霆同对面的男子,谈笑风生间。

    哗啦!

    错拉门被人拽开。

    子杰出现在门口。

    雷霆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我不是说过,我们会客时间,不要打扰吗!”

    “是,雷总。”

    子杰点了下头,随后说道,“但是,我有一件事情,要对你说。”

    “很重要?”雷霆微微一皱眉头。

    “比较重要!”

    子杰回道。

    随即,雷霆转身看向东野,说道:“东野先生,不好意思,请您自己在这里先品尝,我出去一下。”

    “雷桑轻便。”东野微笑着说道。

    随后,雷霆站起身,跟着子杰走出了隔断包间。

    “怎么了?”雷霆点上了一根雪茄,搓了搓脑门,瞅着子杰问道。

    “刚才,我得到消息,左学利没死!”子杰低声说道。

    刷!

    雷霆瞬间瞳孔放大。

    “你们怎么做事的!不是让斩草除根吗,怎么还让他活着?”

    雷霆瞪着子杰说道。

    “我是让张建兄弟俩去处理的,如果有问题,应该就是他们那一环节出的事。”

    子杰低头说道。

    “我不是让你找可靠的人,办这件事吗!”

    雷霆脸色一沉,“你知道,如果他不死,等他醒过来,那怎么就很麻烦了吗!”

    “我知道,雷总,所以,我赶紧过来跟你汇报。”

    “你现在,跟我汇报有个屁用!”

    雷霆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问道,“左学利现在人呢?在哪!你确定他还活着?”

    “人就在江东中心医院,人已经抢救爱过来了,至于能不能活,还不知道。”

    “就算是一半一半的可能性,都不行啊!他一但醒过来!不就能说出是咱们对他下手的吗!”

    雷霆指着子杰的胸口,“枉费我还夸你办事得力,你就是这么跟我得力的?!”

    子杰微微垂下头,“是,雷总,是我这次的疏忽!”

    “你现在,跟我说什么疏忽,没有用,你明白吗!现在人就躺在病床上!”

    “雷总,我这就带人去做掉他!”子杰舔了舔嘴唇,说道。

    “不行,他刚刚出事,你现在就去?那不是等着自投罗网吗!”雷霆说道。

    “雷总,你的意思是……”

    “现在,龙府的人,一定会安排人,留在那,保护那个左学利的,这时候过去,不就是不打自招了!”

    “那,也不能就这么等着他醒过来啊!”子杰说道。

    雷霆轻轻弹了两下雪茄,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

    “不过,你去也可以,但我得给你找更可靠的帮手!”

    ……

    丰市,一条宽阔的街道上

    嗡!

    嗡嗡!

    四五台五颜六色的赛摩在道路上穿梭,飞驰。

    突突突!!

    最前边一台红黑相间的赛摩,最先停下来。

    随即,那人将头盔摘下,露出了一头银灰色的头发。

    紧跟着,第二辆,第三辆赛摩,全都停在了她的身边。

    “蚂蚱,又是你赢了!”旁边的青年,摘下头盔,冲他笑着说道。

    “我跟你说了,少几把叫我蚂蚱,喊东哥!”灰头发青年,嘴里嚼着口香糖,说道。

    “不是,他们不都这么叫你吗!”

    “只有志刚,我刚哥这么叫行,你明白吗!老子叫孟令东,叫我东哥!记住了!”

    蚂蚱冲那个青年说道。

    一台台赛摩,全都停在了身边。

    “别废话了,五千块,掏钱吧!”

    跟在蚂蚱旁边的一个青年,冲第二那个青年说道。

    “我跟他的比赛,有你啥事儿!”那个青年还听不服的,冲蚂蚱身边那人愣着眼珠子说道。

    “不是,大喳,咱们愿赌服输啊!”蚂蚱冲那个青年瞥着眼睛说道,“五千块,不多。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也别让人瞧不起。”

    “我曹,这一片谁不知道我大喳啥脾气的?我会少你这五千块钱吗?”那个青年没有掏钱的意思,却跟蚂蚱打着嘴炮。

    蚂蚱一笑,“不是,大喳,你他妈也是站着撒尿的,有意思吗!赶紧的拿钱。”

    说着话,他还把手一抬,看都没看那个叫大喳的青年。

    “哎,我曹。孟令东!我是欠着你钱的人吗,你这跟我怎么说话呢?”大喳皱着眉头,瞪着眼珠子说道。

    “呵。”蚂蚱一笑,从车上直接走下来,跟着抡起头盔,照着大喳的脑袋上“咣”的一下砸下去。

    立时将他砸倒在地,跟着,其他几辆车上的人,也跟着下车。

    两边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曹,干他!”

    “跟我动手!!”

    ……

    不到一分钟,地上已经躺着三个人,全都是大喳的人,蚂蚱这边,也只比他们多一个人。

    但却是碾压性的胜利。

    蚂蚱蹲在大喳跟前,使劲拍了拍他的脑瓜子,“我说,你也挺大个人了,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进呢!”

    “你他妈敢跟我动手,我大哥能劈了你!”

    这时,躺在地上的大喳,嘴里还骂着。

    蚂蚱微微一笑,站起身,随后,表情瞬间一冷,跟着抬脚猛地朝着他脑袋上跺下去!

    “你大哥牛逼是吗!你让大傻牛来啊!我曹!跟我替大傻牛是吗!尼玛!”

    咣咣!

    蚂蚱穿着带钉子的大靴子,不断踹在大喳的脑袋上。

    “哎呦,我曹,别打了,别打啦!!”大喳俩手捂着脑袋,躺在地上来回翻个儿的求饶。

    “喊一声东哥,求求我!”

    蚂蚱又是一脚狠狠踢在大喳的脑袋上。

    “东哥,我错了,别打了……呜呜……”

    大喳的门牙,已经被蚂蚱踢掉了一颗,此时嘴上呼呼全是血。

    蚂蚱蹲下身子,一把薅起大喳的头发,“打算跟人家玩儿,就别几把干那小孩儿的事儿!”

    “五千块不多,但别栽跟头,别丢人!”

    “我给,我给……”大喳捂着嘴说,“我今天没带这么多钱,明天给你行吗……”

    “曹!”

    “啪!”

    蚂蚱又是一巴掌,扇在大喳的脸上。

    “明天?!”

    “明天我真的给你,真的……我不给我是你孙子,行吗……”

    “去你大爷的!”

    蚂蚱直接将他脑袋磕在地上,“你打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我啊,你个狗篮子玩意儿!”

    “不是,我是没打算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