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分卷阅读89

    轻皱,对这种十恶不赦的妖,她没什么好感。她看到男人摸索着走过去,在那黑暗里寻找着什么,摸索了半天,他从柜子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罐子,然后蹒跚地走过来,并不是离她很近,只把罐子轻轻摆在了她前面的桌上。

    连雪雅闻到一股伤药的味道。

    “这是百根子和仙灵草炼制的伤药,你受伤了,我闻到你身上血的味道。我眼睛看不见,不方便帮你上药。”他轻声道,接着又是一串压抑的咳嗽。

    连雪雅有些惊讶,这妖竟是一个瞎子?她还想让他带路来着。

    她看他冷得有些蜷缩,想他是畏寒,他的手指有些颤抖,这样孱弱的一个瞎子,她倒也不会担心他对她不利。

    “是你救了我?”

    “我在沙地寻野果,偶然撞见了上神。”

    连雪雅不想问他是把她一路拖行过来的还是怎样,看他这般瘦削的样子,总不见得是把她背回来的吧。

    “你怎知我是神仙?”她蛾眉微蹙,不免生起戒心。

    “上神的神识十分强大,我虽功法尽失,还不至于感受不到。”他温润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恶意。

    连雪雅实在想不明这样一个文雅的妖怪会犯下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但她的同情心从不泛滥。

    “传说这荒芜之境里有个祭坛,你知道在哪里吗?”

    男人点了点头,连雪雅心上一喜。祭坛是所有法阵的中心,那里的灵力最强,她和南华互留了信物,只要去了那里,自可召唤彼此。

    但是她想到这人是瞎子,不免有些失望:“差点忘了你看不见,不能为我带路。”

    “我已在这里生活了五百年,可以为上神带路。”男人温和清雅的声音,听上去总是让人很安定。“可就算到了祭坛,也很难出去,我怕上神失望。”他低声道。

    连雪雅摇摇头:“只要到了祭坛法阵,我自有办法,可以召唤我的夫君南华帝君,他一定有办法带我出去。”

    砰的一声,是茶碗碎裂的声音,连雪雅发现男人手上捧着的热茶不知为什么掉到了地上,本就粗劣的茶杯碎成了一片片。

    “上神……成亲了吗?”

    连雪雅皱了皱眉:“这与你何干?”

    他呼吸一窒,静默半晌,才哑声道:“是在下冒犯了。”

    漫天风沙里,他走在她前面,看他颤颤巍巍十分艰难的样子,她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事实上这种憋闷的感觉,从看见他之后似乎一直就在了。

    又一阵猛烈的狂沙打过来,他跌倒了,连雪雅忍不住上前去扶他。

    握到他冰冷嶙峋的手,也看见他藏在衣袖里满是疤痕的一截手臂,那是被火焚烧过的,连雪雅心上莫名一抽,似乎也感到了那种疼痛。

    “多谢上神。”男人低声道,默然收回自己的手,他撑着一支竹竿,继续艰难地前行,连雪雅不知他们走了多久,只觉这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艰辛又疲惫。

    终于,她感到了越来越强的灵力,祭坛到了。

    连雪雅定下心神,汇聚神识召唤南华。很快,南华帝君就给了她回应。

    她听到他关切的声音:“阿雪,不用担心,我马上救你出去。”

    她心上一松,终于可以离开这让人窒息的地方了。

    随着南华的召唤阵,祭坛中心掀起的沙尘暴越发猛烈,灵力震荡里,她透过漫天黄沙忍不住看向那个男人。

    男人似乎一直站在那里目送她,他瘦削的身影看上去孤零零的,风沙吹起了他的面纱,露出了他的脸孔。

    那是一张清隽美丽到让万物都失色的脸庞,她无法想象他曾经有一双多漂亮灵气的眼。那双琥珀色的瞳眸现在空茫一片,没有焦距,仿佛这幅完美的画卷中最悲伤的一笔,她心口像被重重一剐,呆呆地看着他的脸。

    绝美的脸孔苍白憔悴,他看上去是那么温柔却又苍凉孤寂,那双失色的眼里,有一行清泪无声落下。

    她忽然想喊他,想拉住他,然而她被卷入到法阵中,再也看不见他的样子。

    六、

    九天玄女和南华帝君大婚在即,仙妖两族在千年前共同对抗魔族时结下联盟,这天界的大事,妖族自然也派了代表聊表心意。

    天帝大悦,于大婚前一日在广澜殿设仙宴,九重天沐浴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

    连雪雅对这些仙宴并不怎么上心,碍于天帝的面子,一直坐在主位上装样子,直到看见妖族那位狼王的表演。

    说起来这狼王让众仙眼前一亮,俊逸卓绝的一张脸,雪衣白衫,墨发飞扬,他抚了一曲古琴。

    那琴就十分独特,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