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分卷阅读88

    r

    然后,齐桓看到了生平仅见的壮丽画面,一只火色的高贵凤凰在烈焰里展翅而起,轰轰烈烈的鸣叫里,他看着那只凤凰翩然飞升,随那艳丽的光芒一起直冲天际。

    他恍然轻喃:“原来不是什么山鸡,她是凤凰啊……”

    沉渊的结界慢慢消失,火凤也早已远去,火焰和潮水都褪去后,齐桓看到了倒在血泊与灰烬之上的狐王。

    “梓晨!”他急忙抱起老友,他身上的血几乎染透雪衣,分外刺目。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知道她不是什么小妖,而是九天玄女。”齐桓望着梓晨那双奄奄一息的美眸,这双曾让他觉得天地间最美的瞳眸,被天火所焚,此刻只有骇人的血痕,望之生怖。

    “你太傻了,何至于这样?这是她的天劫,与你何干。”齐桓湿了眼睛,胸壑中有万般情绪,既气恼又惊怒,更多是想到梓晨将要遭受的惩罚而遍体生寒。

    “千年前神魔大战时,她杀孽太重,司命星君曾预言过,他日天劫试炼,她很有可能神识尽毁,粉身碎骨,咳咳……”

    “你那时就已经……”齐桓听得大震,不敢置信地望着梓晨,万般滋味在心头,三千年来独善其身的狐王,他曾抱怨他日子过得太过呆板无趣,未想他一直在等一个人,守一份情,做了他永远都不敢做的事。

    齐桓仿佛今天才真正看清梓晨,他惨然一笑:“那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她已渡劫成功,飞升九重天了。”

    梓晨听了他的话,慢慢闭上眼,齐桓看着他苍白灰烬的脸孔,哑声道:“你从一开始就把与她分开当成守候,是也不是?”

    但梓晨已经不能回答他了。

    五、

    五百年后。

    九天玄女与南华帝君定亲的消息是近来天界众仙最津津乐道的事情。身为天帝唯一的妹妹,尊贵的长公主殿下,要嫁给这九天上最英勇的神将南华帝君,无论谁看来都是一桩最美满的姻缘。

    不过处于热议中心的九天玄女还是一如既往,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丝毫不着急做新嫁娘。这不这次她追捕魔王楦旻,一直追到了三界禁地——荒芜之境。

    荒芜之境是仙妖魔三界的流放地,幻境层出,奇诡无比。可说一旦进入荒芜之境,有去无回。

    被困在荒芜之境的,多半是最十恶不赦的罪人,倒行逆施,犯了天规,永生不得解脱,被放逐在这里。

    连雪雅追逐魔王至此,唯一目的是将他的神识再次镇压。否则他一旦复生又要作恶,未想这魔王无比狡诈,仿佛是抱着与她同归于尽的心,把她一同拉入这荒芜之境。

    这下两人谁都走不得,而连雪雅还失去了魔王的踪迹。卷入荒芜之境时她受了伤,现下神识受损,无法与南华帝君沟通。

    他们二人一同执行此次任务,现下被迫分开。要嫁给南华这件事她并不反对,她还记得与南华的初见。那一次她在除魔时遇到险境,昏迷前的最后一眼似乎见到一个白衣素衫的颀长身影挡在她身前,替她遮去一切危险。看到这一幕,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落泪,从那以后,南华就给她安心的感觉。

    五百年来,他们朝夕相伴,现在她与南华分开,少有的生出一点茫然的情绪。

    她镇定心神,提起玄女剑继续往前走。漫天风沙袭来,她就好像走在茫茫大漠里,这荒芜之境委实诡异,望不到尽头,也无法用仙法推算出任何方向。

    恶劣的环境加上伤势,让她口渴又摇摇欲坠,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迅速消耗,眼前渐黑,竟倒了下去。

    醒来的时候,耳边已经没有风沙呼啸,她听见柴枝烧火的声音,噼噼啪啪的,有一种安定的味道。

    她慢慢睁开眼,发觉自己置身在一间简陋的室内。破败的屋宇,风沙还在屋外大作,而那咯吱作响的门扉,似乎下一刻呼啸的黄沙就要满室卷入。

    “荒芜之境到了冬天就是这个样子。”

    她忽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声音温润清雅,十分好听。她怔了怔,终于看见了那个坐在火炉边的男人。

    他身上素白的衣袍十分陈旧,被洗得发白。他很瘦很瘦,给她嶙峋的感觉。男人戴着一顶斗笠,白色的面纱垂覆下来,看不见他的脸。

    她看他颤巍巍地站起身,伴随着几声轻咳,整个人都是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看上去身体非常不好。

    而她还用天眼看到了他身上的法器,那是炼妖鞭,他被炼妖鞭锁着神识,穿住了妖骨,难怪这般孱弱。

    这炼妖鞭的滋味她也只在传闻里听到过,据说每日都似走在尖刀之上,剔骨之痛,日日夜夜伴随着每一次呼吸。遭受这等刑罚,一定是犯了弥天大罪的妖了。

    连雪雅下意识地秀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