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第三章 诬陷

    第三章 诬陷

    web.

    3z玩吧:由本站与著名游戏厂商‘九维网’共同运营。和其他几十万3z书友一起,边阅读、边娱乐吧!^_^

    “寒兄,你可知道怎么回事?”躺在空地上的萧昊和辞山听到催喊声便一骨碌地爬起来,问下跑来传话的寒林。

    摘自:(ho7zb6usmfr0mkomt6).

    “我哪知道,不过我猜想肯定与中午那件事八九不离十,萧昊,你自己小心,我先回去了。”寒林说完便往自己的休息处走去。

    摘自:(xpo2ij0lra).

    旁边的萧昊心中疙瘩了一下。

    摘自:(qph3i83efxcbywluhvq).

    “那项雷……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摘自:(akx2w29vefrfiza5ua31).

    辞山也是一脸的担忧之色,连忙呼道:“这下怎么办……萧老弟,我看你还是别去了。”

    摘自:(kem1kwedem).

    “不去?免不了落了个抗拒仙令的把柄,放心吧辞老哥,不会有事的。”

    摘自:(dpf3kk8ws0xfd2rhvau).

    话是这么说,萧昊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摘自:(bf6srat7irpzi).

    看着萧昊那远离的背影正在逐渐模糊,辞山心头涌上一丝不安的情绪。

    摘自:(tnxbogqd1db93).

    “萧老弟,希望你不会出事!”

    摘自:(orpcvitdyp1ohyrpty).

    经过几月来的相处,这辞山,是真正的将萧昊当做铁哥们,自然不希望萧昊出事。

    摘自:(jog4wu6g59uftxe.

    夜,深夜,那洁白的皓月,就如同一轮银盘,无时无刻地绽放着那幽静的月光,弥漫着整个仙界。

    摘自:(rixlgtx3qsrbaeav3ru).

    强者如云、气势磅礴的仙界,似乎只有到了深夜才能享受到这份宁静的气息。

    摘自:(bdmkun3kpz7pkszfexgr).

    矿场不远处,有几间小仙居,那是给监察官大人们所居住的临时山居。

    摘自:(l8ciii9roh).

    其中的一间,依然是灯火照明,借着灯火的映射,只见那紧闭的窗纸之上有着一个斜歪的影子在那微微晃动。

    摘自:(re6lbshdt6pv).

    山居内,项雷坐在离正门最近的木椅上,时而微微点头,似乎要沉思着什么。

    摘自:(koynbpb6is).

    “指挥官大人,小的萧昊。”

    摘自:(dssheuak4ghqkebc).

    一道很是清晰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只见项雷那眼眸里闪过一丝阴险的神光。

    摘自:(lwjzysr6oqen2wxcofl).

    “进来吧。”回应声显得有些严厉。

    摘自:(inzp60ng50vxhs).

    “咔!”

    摘自:(doq80tuu7t).

    萧昊推门而进,看见早已坐在面前的项雷,心中更是确定了这项雷今晚为难自己的念头。

    摘自:(jvjasc5gbhj4).

    弯腰,头朝地,拱手抱拳地向坐着的项雷疑问道:“不知大人深处传小的有何事?”

    摘自:(c6ccszxyzu).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连血统最高贵的陛下都有向人低头的时候,更何况是此时连仙兵都不是的萧昊?

    摘自:(vj7w5emckjbykm4f).

    “有事?当然有事,而且这事对你来说可不是件小事。”

    摘自:(ddxopdey749vr5pfkmf).

    项雷那回应的语气之中似乎带着无穷玩弄,双眼直接盯着眼前的萧昊,一字字冷笑道。

    摘自:(n8mndyjg6knybhoowrs1).

    “啪!”

    摘自:(uycckofqls5ihd).

    突兀地那旁边的木桌被项雷猛地一拍,上面不由留下了一道微浅的手掌印来。

    摘自:(d7um8u3xders1h).

    这一拍仿佛拍在萧昊的心脏上,把原本就忐忑的不安直接拍成惊颤的彷徨。

    摘自:(ldmwuaq6vzdbkkp).

    “萧昊,本将问你,你可知罪!”

    摘自:(gedfyuxjxkm).

    萧昊心中又是一惊,心中不由暗道:“糟了!项雷看来真的是要公报私仇了,怎么办……”

    摘自:(ze7hyrrcmxo1jlrzmr5).

    过了片刻,看着萧昊沉默地站在原先的位置,做出无言的回应,项雷心中又是冷笑一番:“小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邀请你进门派那是本将给你的莫大荣幸,想不到你竟然不喜欢喝敬酒,那如今也只好给你点罚酒喝喝了……”

    摘自:(7fwgf9mm2f6kor).

    “小人不知,斗胆问大人一句,是为何罪?”萧昊那有些低沉的声音突然地响起。

    摘自:(ocoq3oatj2ru9u).

    “与他一同担任监察官的其他仙将都在不远处的仙居里冥想修炼,我还真不信他敢把我怎样了。”

    摘自:(xkg1pux2cme4ry).

    想到这里,萧昊便有了一丝无畏之心。

    摘自:(fhyamav9uyqdb3m).

    “哼!”随着怒喝声响起,项雷也离开了木椅,站了起来,那笔直的姿势配上那稍微矮胖的身体,散发出一种矮巨人不怒而威的威严。

    摘自:(aiptqu3m.

    “我以查实,你暗中凝聚灵气施展法术,犯了藐视仙规的大罪!”

    摘自:(tsivqrvfl6bcz3og9fvs).

    萧昊听了连忙急道:“什么!不,项指挥官大人,敢问一句,有何证据?”

    摘自:(1j9kx9hp1nsmfy).

    萧昊这下彻底蒙了,在玉石矿场中,暗中借用天地元素来施展法术,这可是众仙周知的大忌讳,要判重刑的。

    摘自:(iq1uknexizf.

    玉石矿场,绝对不允许新人在不能控制天地之力的情况下在其内借用天地元素之力的,这样会使之灵气抗拒,从而导致流失。

    摘自:(roseht35akrfif).

    这样可大可小的仙规萧昊自然是不可能会犯的,可现在就是被项雷诬陷了。

    摘自:(0vko50pbt7dprjj).

    项雷冷笑一声,森寒的目光打量了萧昊全身上下一番,缓缓地道出:“证据?我就是证据,当时我是离你最近的监察官,自然感应得到。”

    摘自:(5wbx9txqvrm).

    “你……”萧昊硬是找不出一个理由去替自己辩护。

    摘自:(nwuy8rqijeoeqjmwutmx).

    “按照惯例,除了没收之前所挖掘的全部玉石外,还要……”

    摘自:(8qjxvlw1jl).

    话刚说到一半,只见项雷毫无前兆地扬起右腿,对着萧昊腹部的位置以快若疾电的奔雷之势扫去。

    摘自:(dxd1fvfln0hk).

    萧昊根本没有想到还在谈话的项雷突然来袭,闪避明显是不可能了,唯有开启防御。

    摘自:(ib6bvwilmv7a72k2).

    “这,怎么可能!”原本想开启元气保护膜来防御项雷的突袭,可是萧昊惊骇地发现,自己似乎被人施法禁锢了般,全身上下……几乎连血液也停止了流转,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唯有灵魂里的念头可以思考。

    摘自:(4zvsm0uere1qiqh).

    “领域,这就是对天地法则领悟出来的领域!”

    摘自:(yznbqt2ttp0).

    萧昊灵魂里的念头,惊颠地看着眼前的项雷,萧昊从未想过,一名仙将的实力竟是如此之恐怖,可以轻易的禁锢一名飞升的修真者。

    摘自:(hagcpqvlicbqhrjdghed).

    在对天地法则有一定领悟的仙将面前,新人可能只是犹如一只被天神捏在手里的蝼蚁,不,或许连天神与蝼蚁都不足以形容彼此之间的差距。

    摘自:(obwcx8gwxusa.

    禁锢,代表的可是限制的极端,彻底的控制。

    摘自:(jlaroa1f).

    “噗!”

    摘自:(cfhfdwnolttcxjhi).

    萧昊被项雷的这一脚直接扫出门外几丈远,留下的只是萧昊喷在项雷衣着上的那鲜红的血液。

    摘自:(kj9xxuea7dq9f2dhat1).

    “轰隆!!”

    摘自:(hayx6l1lmwhskx).

    倒在空地上的萧昊,此时脑海内部里猛然全是一片空白,心灵在逃避,同时在极度害怕自己脆弱的心灵被那残酷的现实所摧毁。

    摘自:(1iq7sroseht35a).

    “不!这不是真的,这是在做梦!!做梦而已!!”

    摘自:(vihpvlv7gs).

    嚎叫,那疯狂的嚎叫声惊醒了不远处几位还是冥想修炼的仙将们。

    摘自:(2paioueslghx).

    “嗖!”身处不远处的几位仙将闻声而至。

    摘自:(wtttvvisj3gnoqeok).

    一仙将扶起满口鲜血的萧昊,把手诊脉,脸色的眉头皱得稍微带紧。

    摘自:(enjbfu0d6mdkviaymhs).

    “这小子的丹田……被毁了。”

    摘自:(boaankvoluuube).

    仙将的声音极小,却刚刚能够让众仙将听见,在控制音道方面的功力可见非浅。

    摘自:(hs3b4m9otgtkqbgbor).

    “你们几个,没你们的事,各自回居继续潜修,本将处事还轮不到你们来管。”

    摘自:(ejsba4uo9ybu7).

    一仙将踏步而出,眼神中满是失望地看着项雷,口中一字字道。

    摘自:(knkcr58ohlzkldxdq).

    “师兄!你现在的心胸为何变得如此狭窄,再这样下去,莫说突破仙将之境,连心境是否会趋降都是个疑问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