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1

    他解自己扣子的时候看着他。她爱他的认真,就算在性事上也一样。他总是在该用力时用力,该轻缓时轻缓;他熟知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每次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主宰着关于她的一切,让她逃脱不得,可她偏偏就吃这一套,不管是工作的他,还是做爱的他,她都是极喜欢的。

    柳心伸出手,捧起男人的脸,眼中一片温柔。

    杜明越感受到脸上的触感,抬眼看向柳心。

    女人笑意盈盈,眼中仿佛盛着一泓清泉,这样澄澈明净的目光,仿佛荒茫海雾之中的指引灯塔,笔直地照射进杜明越内心最柔软、最脆弱、最彷徨的地方。当初自己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职员,如今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位置,只因心中的一个执念——他要这座灯塔,永远矗立、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

    她只能是他的。

    两人目光如胶如漆,脉脉痴缠。杜明越眸光愈深,突地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柳心捞起来贴住自己的胸膛,抱着她狠狠地耳语:“你今天别想我会放过你。”

    柳心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裤子就突然被一把扯下去,推到膝盖上。她轻轻叫出来,接着就看到男人拉开裤子拉链,露出那根硕大粗长的肉棒。

    “衣服、衣服!”柳心小声叫着。

    杜明越轻嗤一笑:“这个时候你还管衣服?”

    下一秒,坚硬滚烫的铁棒猛地肏开紧闭的穴道,那里紧致温暖,穴肉黏密。重重叠叠的褶皱让杜明越爽得差点精关失守。“昨晚上才干了,怎么今天又紧了。”杜明越抱着柳心,不再多话,腰腹发力,马达一样“哒、哒、哒”地飞速抽动起来。柳心咬住手指,忍耐着不发出声音。

    这里是她男人的公司,外面还有人影走来走去,交谈声笑语声不绝于耳;打印机的声音响个不停,白色复印纸从机子嘴里“唰唰唰”地吐出来;窗外街道上汽笛喧嚣,冷风卷起枯瘦的树叶;屋内却暖得紧,空调扇叶轻轻颤抖着呼出丝丝暖气……

    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的双腿缠在男人腰上,小穴被撑得滚圆,里面有根硕大的阴茎正凶狠地进出着。多么羞耻啊!可这种极致的舒爽却又让她舍不得松开甬道里男人的肉棒。那根棍子又长又粗,自从上次进去了一次之后,男人每每都会插进子宫里去。而此时因为是面对面的姿势,阴茎插得极深,甚至小腹上都会隐隐现现地被顶出凸起。

    这是她的男人。她正被他拥有着。

    “唔、嗯……不要……老公……啊!”柳心极力压低声音,带着哭腔。她身上衣服寸缕未动,就连裤子也还好好地吊在腿弯里,全身上下只有小穴裸露着。嫩肉被插得要熟了,蜜液一滴滴落在办公桌上,积成一个小水洼。

    “说,老公的大肉棒又粗又长。”

    杜明越抓着柳心的臀肉,上上下下地抛动。柳心挂在他颈间,咬着唇摇头。

    “不说?”杜明越一个用力,只听“噗”的一声,肉棒插进子宫的最深处。柳心差点就叫了出来,她吻着杜明越的耳垂软声求饶:“好老公,你放过我吧……我……啊!”又是一下,肉棒拉开到最远只余龟头在外,接着杜明越松开握着臀瓣的手,让柳心的子宫在重力下被肉棒捅入。

    “呀!——”

    这一声有些响了,门开有人听见了便过来敲门:“杜总监,怎么了吗?”

    “没事儿,我夫人被蚊子叮了。”杜明越看着怀里花容失色的妻子,起了玩闹的性子,提高声音问:“心儿,你感觉怎么样?”

    柳心眼下正被穴里的那根弄得不省人事,哪里有精力去管这个?

    门外人没听见回答,关切道:“杜夫人,我们公司最近在除虫打害,的确是有些毒性比较强的虫子。您要是觉得不舒服,我去跟您拿盒药膏过来?”

    柳心见状不得不答话,可偏偏杜明越的阴茎在此时突然大力抽动起来。她忍了又忍,努力平稳着声音回道:“没事……唔……你去忙吧、就、嗯、一只蚊子、罢了……”

    “没事就好,那我先回去工作了。”门外听言,又站了一会儿,方才离开。

    那人一走,穴里的肉棒便以十倍的速度疯狂操弄起来。柳心弓起腰,眼中水光潋滟。男人用力拉扯开女人的腿,呈m形地摁在办公桌上,他一低头便可以看见自己的性器在女人小小的洞口进出插干,穴肉瑟瑟地裹在阴茎旁边,显是被弄得狠了。

    “说,老公的肉棒又粗又长,插得你要爽飞了。”杜明越将手伸进她的衣襟,恶劣地捏住那颗乳头狠狠地掐。柳心爽得眼泪口水直流,舌头翘起,眼睛翻白:“老公的肉棒又粗又长,插得心儿要飞了……”

    “说,老公的鸡巴又直又挺,干得你的子宫要怀孕了。”

    “老公的鸡巴又直又挺,干得心儿的子宫要烂了……”

    “说,老公的阴茎又烫又硬,肏得你的小穴要烧了。”

    “老公的阴茎又烫又硬,肏得我……唔!”

    一股热流喷射而出,杜明越捂住柳心的嘴巴,腰部继续挺动几十下,涓涓的精液不断被干进子宫里去,满满地全被堵在里面。柳心的肚子慢慢鼓起来,显出一个小小的山丘。

    “啵——”地一声,杜明越将阴茎抽出来,看着白浊一股又一股地顺着桌角滴到地上,他还有点意犹未尽。柳心双腿被干得合不拢,小穴在暖风中瑟瑟地抖。杜明越满意地看了看,伸出手指将流出来的精液复又挤回去。柳心弱弱地叫了一声,小穴缩了缩,终究还是没合上。

    清理完毕,杜明越抱着柳心坐到老板椅中。柳心累极了,眼皮耷拉着不愿张开。杜明越心疼,摸着她的小脸轻声安抚:“不若……你就在我这儿吧,里间有张床,你好好休息休息再回去。”

    听了这话,柳心努力抬起眼,摇摇头:“不了……家里还有事……”

    杜明越舍不得放手。怀里的温香软玉让他想现在就请假,回家大战三百回合:“你才做了一场,流了这些汗,等会路上冷风一吹,岂不是要感冒?”

    柳心咕哝着撒娇:“也不看是谁把我弄得一身汗……”

    杜明越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亲:“真的不休息一会儿?”

    “嗯……”柳心撑起身子,腿间酸麻的很:“我炖了汤,虽然定了时,但没人看着总归是不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