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20

    楚远神色一凛,犹豫片刻,才皱着眉头走向门口。

    他在楼逸之家里呆了这么多天,从未见有除他以外的访客,楚远不知道自己贸然开门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便谨慎地通过摄像头看了一眼。

    门口站着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他的神色有些不耐烦,又连按了好几次门铃。

    楚远的心里莫名一沉。

    他纠结了一会儿,才面色冷然地开了门,眼神警惕又探究地盯着来人。

    门外那个俊美的年轻人见终于有人来开门,便略显烦躁地抱怨道:“你怎么才来开门啊……”话音未落他就愣住了,跟楚远大眼瞪小眼地打量着彼此。

    “你是谁?”楚远最先沉不住气,冷声问道。

    男人嘿嘿一笑,也不回答楚远的询问,反而一侧身灵巧地挤进了屋内,“先让我进去再聊嘛!”

    “你……”楚远怒瞪他一眼,很想将这个无礼的客人扫地出门,但这人肯定是来找楼逸之的,他也不敢妄自做决定,只能恨恨地看着他大摇大摆地进了屋,然后坐在沙发上舒适地翘起了二郎腿。

    男人坐在沙发上四处环视了一圈,不屑地轻哼一声:“就知道这地方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趣又刻板。”

    楚远在他对面坐了下来,闻言顿时怒火中烧。他不能接受任何人说前辈的坏话,便立刻出声反驳:“前辈的家很好。”说完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很有趣。”

    男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楚远,问:“这位帅哥,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在楼逸之家里?楼逸之人呢?”

    楚远也很想问他一些事情,便耐着性子先回答了他的问题:“我叫楚远。前辈出门买菜了。”紧接着他又问道:“你是谁?”

    对方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你猜猜?”

    楚远面色骤寒,他对除了楼逸之以外的人没有多少耐心,更不会有好脸色。他本身就长得极高,近一米九,身材也修长又健美,这时候他眉峰皱起,薄薄的嘴唇也紧抿着,一脸冷肃,周身充斥着一种令人胆寒的压迫感。

    男人见状顿时怂了,连连摆手道:“冷静!冷静!”

    “你到底是谁?”

    男人被他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结结巴巴地刚想解释,门口处突然传来的钥匙开锁的声音就让两人都精神一振。

    男人蹭地从沙发上窜起来,快步走向门口,口中还朗声念叨着,“楼逸之?楼逸之!是不是你回来了?”

    楼逸之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咋咋呼呼的年轻人,他登时愣住了,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靠!你怎么对我说这种话,太无情了吧!”

    楼逸之蹙起眉头,面上罕见地出现了严厉的神情,“你为什么回国?”

    “国外太无聊了,回来玩玩。”

    楚远在一旁默默听着他们的谈话,一颗心却直往下沉。他们的聊天内容……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的关系。

    楼逸之先去了厨房将大包小包都放下,才拽着那年轻人的胳膊将他按坐在沙发上,冷着脸训斥道:“你不在国外好好呆着学习,跑回来干什么?”

    那年轻人投降一般举起双手,苦着脸说:“我就回来放松几天……”

    “你以前已经够闹腾了,还想回来惹什么麻烦?”

    “楼逸之,你……”

    “闭嘴。”楼逸之眼睛一瞪,“你少跟我没大没小,叫哥!”

    “……哥。”

    楚远本来越听越难过,脑袋都快埋到胸口上了,此时终于在听到那声“哥”之后眼睛骤亮,甚至还悄悄勾唇偷笑了一下。

    楼影帝的弟弟眼尖,还以为楚远是在幸灾乐祸地嘲笑他,立刻伸手一指,愤愤地说:“你笑屁啊?”

    现在有他哥哥在,他再也不怕楚远这个人高马大气场不善的家伙了。

    谁知他家哥哥立场坚定地站在另一个人那边,“楼嘉颜,跟人家道歉。”

    楼嘉颜委屈地瘪了瘪嘴,抱着他哥的手臂晃了晃,不满道:“哥,我可是你亲弟弟啊!这个人,他他他……他刚才还想揍我来着,幸亏你回来的及时!”

    楚远顿时窘迫地微红了脸,他无措地摆摆手,慌乱地看着楼逸之的眼睛,磕磕绊绊地辩解道:“我……我没有……”

    楼嘉颜被楚远这突然少女起来的青涩反应惊到了,这人怎么回事,现在一点都看不出来刚才的那副煞神模样啊。他看着羞涩的楚远顿觉一阵天雷滚滚,默默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楼逸之对楚远安抚地笑了笑,然后他不轻不重地拍了下楼嘉颜的后脑勺,凉凉道:“你少胡说。再说了,就算要揍你,那也是你欠揍。”

    楼嘉颜捂脸,“哥……你变了,你变得跟大哥一样无情了。”

    “你回来的事大哥知道吗?”

    “……不知道。”

    “哦,那我现在告诉他。”楼逸之说完就要起身去拿手机。

    “哥!”楼嘉颜死死抱住他的胳膊,可怜兮兮道,“你千万别告诉大哥,让我在你这儿住段时间吧……”

    楚远顿时紧张起来,忐忑地看向楼逸之。好不容易争取到跟前辈同住的机会,难道要被这个人搅和了吗?

    “你先说说为什么回国?”

    “我……”楼嘉颜一脸为难,“没钱了。”

    “……”

    楼逸之只觉得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咬牙切齿地问道:“你都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楼嘉颜指天发誓,“没吸毒没赌博没嫖娼!真的!”

    “那怎么没钱了?”

    “那是因为你们太抠了好吗!”楼嘉颜愤愤不平地叫道,“每学期就给我那么一点生活费,我连请学妹吃饭的钱都没有!咱家又不是穷,就不能多给我点钱吗!”

    楼逸之轻咳一声,“大哥怕你乱花钱,才控制你的生活费的。”

    “可是真的不够啊!”楼嘉颜欲哭无泪,“我打电话跟大哥要钱,他就是不给。还说什么,生活费就这点,花完了让我自己想办法,有本事就去卖屁股之类的……”

    楼嘉颜捶胸顿足,抓着楼逸之的肩膀疯狂摇晃,“这是什么人呐!有让自己亲弟弟去卖屁股的哥吗?!啊?!”

    “……”

    楚远默默听着,不由得对这位传说中的大哥肃然起敬。

    楼逸之斜睨着他,问道:“既然你都没钱了,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机票钱是我借的!”楼嘉颜恨声道,“反正我决定了,你们要是不给我生活费,我就不回学校了,就在家里啃老,有本事你们让我饿死街头!”

    楼逸之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对楚远展颜一笑,“小楚,帮我个忙好吗?”

    楚远义不容辞地站了起来,在楼逸之的指挥下拎起楼嘉颜就往外丢。

    楼嘉颜抱着亲哥的大腿求饶,终于一把鼻涕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