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6

    在已经不再那么排斥演戏了,以前让他或哭或笑地演别人,他会觉得很不自在,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如今在楼逸之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已经能够放平心态去演戏了,也许他的演技还有一些瑕疵,但已经不会出现面无表情的尴尬情况了。

    “嗯……”楼逸之摸了摸下巴,“就男主对女主保证自己会娶她的那一段吧。”

    楼逸之所说的片段,是让看电影的很多人都恨得牙痒痒的一段。渣男主虚与委蛇,假惺惺地向女主许下了各种美好笃定的誓言,可他一边吊着女主,另一边却已经在与相亲对象谈婚论嫁了。

    这一场戏里,饰演男主的那位演员表现得十分不错,将渣男刻画得入木三分。这段戏中男主略显心虚的道貌岸然和强忍不耐的神态对演员的微表情和眼神有着较高的要求,对楚远来说大概是个不小的挑战。

    楼逸之从沙发上站起来,鼓励地拍拍他的肩膀,“来吧,就对着我念那一小段台词就好。记住我的话,注意语调和眼神。”

    “好。”楚远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面上的表情,深深地望向楼逸之。

    楚远眸色温柔,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放柔了声音,轻声道:“你要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无论怎样我都会和你结婚的,什么都不能阻挠我们……但是我还需要一点时间,你再等我一段时间,我马上就想办法说服我的父母,到时候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好吗?”

    楚远演完这场戏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只是他的眼神有些忐忑,期艾地望向楼逸之。

    楼逸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客观地评价道:“还可以,有长进。”

    楚远略显羞涩地弯了弯唇角,心里冒出了一片粉红泡泡。

    “不过,”楼逸之话锋一转,“你演的有点太深情了,没体现出这个角色的虚伪啊。”

    楚远微低下头,低声说:“因为是对着前辈,所以念台词的时候不自觉就……”他越说声音越小,楼逸之没太听清,就反问了一句,“什么?”

    楚远身形一顿,缓缓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之后会努力做得更好的。”

    “好。”楼逸之很满意他认真的态度。

    不知不觉两人又讨论到了深夜,正当楚远打算告辞的时候,阴沉了一天的天气突然爆发,下起了瓢泼大雨。黑黑沉沉的天空中乌云翻滚,间或有一道刺目的闪电赫然劈下,大地仿佛在狂风中摇摆,地上的一切都显得不堪一击。

    楼逸之皱眉看了眼这糟糕的天气,面色忧虑地说道:“现在雨太大了,而且在打雷,你这时候回去很不安全。”

    楚远的心脏快速跳了起来,和着窗外的风雷声响彻楚远的胸膛,他的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哑声问道:“那……那怎么办?”

    楼逸之一本正经地提议道:“不如你今晚先住在我家吧?”

    ————————————————————————

    【求助】被喜欢的前辈发(微笑.jpg)表情怎么办?

    ……

    721l楼主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最近一直在跟着前辈学习,有点忙,所以没什么时间上网。

    但是现在!有个问题要求助大家!

    就是,我今天在前辈家里跟他讨论工作到很晚,打算走的时候突然下雨了,前辈担心我的安危,就让我借住一晚。

    所以我想问一下——

    有什么办法能在前辈家里多借住几晚呢?

    722l

    ???

    楼主你不应该先问我们怎样利用这一晚的时间让前辈爱上你吗?

    一上来就想得那么远了?

    佩服佩服。

    733l

    我早就看出来了,楼主是黑的。(抱拳.jpg)

    害怕害怕。

    734l

    楼主你可以啊,消失了好几天,一上线就这么劲爆

    厉害厉害。

    735l

    坐等楼主发后续!

    第11章

    影帝的家很大,房间很多,楚远想要“同床共枕”的那点小心思,还没能成形为切实的计划,就像泡沫一样幻灭了。

    暴雨天的深夜根本找不到家政,楼逸之亲自帮楚远收拾了一间最大最好的客房,自带浴室的那种,这下连在楼逸之面前上演一场“美人出浴”的小计谋也落空了。

    楼逸之帮他换上崭新的床单和洗漱用品,贴心细致地为他布置好了一切,井井有条,面面俱到——现在楚远甚至没有理由在深夜里衣衫不整地敲响楼逸之的房门寻求帮助了!

    “房间我都帮你收拾好了,还需要什么的话直接去拿就好,不用客气。”楼逸之满意地看着自己整理出来的客房,长舒了一口气。

    楚远郁闷得都快掉毛了,但还是努力做出一副惊喜又乖巧的模样,“好,谢谢前辈。”

    “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楼逸之自然不可能懂得楚远那些千回百转弯弯绕绕的小心思,他也没发现他异样的情绪,道过晚安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来我的演技确实是有提升的。楚远苦中作乐地想道。

    楚远低落地瘫在床上,不甘心地翻来覆去,时不时还躁动地蹬蹬腿儿,睁着大眼面无表情地想着办法。好不容易得到一个留宿的机会,难道就要这么浪费掉吗?

    正当楚远绞尽脑汁地想一个敲响楼逸之房门的理由时,窗外劈过一道亮白而刺目的闪电,甚至耀得未关灯的房间更亮了几分。楚远的身体不自觉地一抖,他猛然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便蹭地钻进了被子里,整个人都蜷缩在这柔软的黑暗中,全身紧绷地等待着雷电的降临。

    不一会儿,沉闷的隆隆声由远及近,最后倏然炸响在楚远的耳边。这凶狠的雷声好像真正切切地砸到了他的身上,引起了他不可遏制的战栗。楚远紧咬着牙关,像以往无数个同样的夜晚,苦熬心中的恐惧和慌乱。

    每次雷雨夜,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黑漆漆的房间、屋外的瓢泼大雨、呼啸如狼的狂风、刺目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这些构成了他长久以来的恐惧和阴影。他好像永远都是孤独的,像这种夜晚永远只能一个人扛。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找隔壁那个温柔宽厚的男人寻求安慰,只是害怕打雷这种事一贯让他羞于启齿,他也不愿意在最在意的那个人面前暴露这样软弱无能的自己。

    楚远如临大敌地缩在灯光明亮的房间里,打算像以前那样睁眼熬到天明。

    这样大的雷声也只是让楼逸之皱了皱眉,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淡定从容的举止和心态。他先在浴室泡了个澡,又半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然后才按照自己的作息规律准备睡觉。今晚睡前楼逸之觉得有些口渴,便趿拉着拖鞋轻手轻脚地走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