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5

    真的当场就要哭了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就有点紧张,拜托我不要声张。我当然懂啦,虽然我特别想高声尖叫,但我忍住了。之之真的人炒鸡好啊啊啊啊啊啊!给我签名,还跟我合影,甚至!甚至!还跟我握手!!!

    最后我就拜托他开个微博【我真的很委屈,他没有微博,我每天晚上只能对着月亮告白好吗?很苦。】,之之就说会好好考虑的!虽然我对这位中年网盲老干部不抱什么希望……但是,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嘛。

    楼逸之真的特别特别好,他是我见过的最温柔最善良的人。为什么他在圈内的人缘很好?为什么他前几年低谷时期还有一堆朋友不离不弃力挺他?为什么他每年只有一两部作品,极少参加娱乐活动,粉丝数却不输当下任何一个流量小生?有些事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他的实力、他的人品、他对待工作的态度,都是他身上闪闪发亮的特质,令人叹服令人沉迷。

    他当得起所有的光荣与赞美。

    我爱他一辈子。

    一辈子。

    可能是因为楼逸之平日里太低调了,几乎没有什么消息,所以这条微博一经发布就引起了广泛的注意,短短几个小时就有了十多万的转发量。转发评论的不光有楼逸之的粉丝,还有一些路人,充分显示了这位影帝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天呐,博主是欧皇再世吧?我也喜欢之之好多年了,就盼着能有个见面会、发布会之类的活动,好去见见他,结果……不说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嫉妒使我丑陋!!!”

    “买个水果都能偶遇爱豆,这运气没谁了……”

    “之之真的人特别好qaq我也爱他一辈子!顺便,博主的id是想搞事情吗?【微笑】”

    “网盲楼逸之233333333333”

    “楼影帝这么接地气的吗……居然亲自去买菜啊?”

    “特别喜欢楼逸之的电影,也早就听说过他人特别好,真是娱乐圈的清流啊。”

    “路转粉了,楼影帝真帅。”

    “长得帅有演技,人品佳心地好,这是真正的偶像啊。”

    “讲道理,本来楼影帝在我心里是实力派的代名词,但现在,我get到了他的颜值,我要变颜粉了……”

    “这条微博可真圈粉啊,对楼影帝好感骤升。不过楼粉都管影帝叫之之的吗?妈呀好出戏啊23333333333”

    “哈哈哈哈哈哈哈之之这个称呼真的……果然在粉丝眼里自家爱豆都是最可爱的宝宝啊。”

    ……

    总的来说这条微博的转发评论一派和谐,娱乐圈里几乎没有像楼逸之这样零黑点的明星。不过还是有几个眼尖的群众发现了那张自拍里的玄机,只是因为不太明显,所以很快就被淹没在了诸多评论中。

    “等一下,博主,你和楼影帝后边那个高高瘦瘦的人是谁啊?也带着口罩和墨镜,难道也是明星?”

    “楼影帝的小娇妻”回复道:“我也不知道呀,不过这个人确实是跟之之认识的,他管之之叫前辈来着。”

    有寥寥几个闲人猜测了一番自拍照后边那个高糊的身影是谁,但还是没讨论出结果,这个话题也没翻出几个浪花,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网上的一切,或赞美或辱骂,对于“网盲”楼逸之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他总是孑然一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从不去过分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世界这么大,个人太渺小了,一个人所有的喜悦、痛苦、迷茫和悔恨,都只能藏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沸反盈天,就算你非要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别人看看,旁人也不过只能给予你几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安慰,最终还是要独自吞下所有的苦果。

    楼逸之向来看得通透,他的确是个活在大众视野里的演员,但他有自己的生活,旁人无需了解,更无从置喙。

    楼逸之的生活一直极有规律,他本人也有着惊人的自制力,能够完美达成一切自己定下的目标。他说要教楚远演戏,绝不只是客套敷衍而已。他针对楚远内敛寡言的性格,简单制定了一套基本可行的计划。

    开始几天,他只带着楚远看看电影、散散步,带他去吃附近有名的餐馆,甚至将他介绍给自己的朋友。楼逸之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又到了如今的地位,所交好友自然都是圈中权贵,他这样明摆着要给这个新人铺路,招来了不少朋友的调侃打趣,但他都一笑置之,只拜托他们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关照一下楚远。

    在楼逸之的悉心经营下,他和楚远的关系迅速好了起来。楚远每天都起个大早来找楼逸之,又在他家呆到很晚才回去,整个人都围着楼逸之团团转,对他言听计从,乖巧得不得了。要是让他的助理看到这位混世魔王一样难搞的大明星还有这么听话的时候,一定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面对楼逸之这样温柔体贴的态度,楚远很难不得寸进尺地想要更多。向来表情冷漠的他开始经常性地对楼逸之露出羞涩腼腆的浅笑,他也不再像刚认识楼逸之时那么拘谨,想要什么都得拐弯抹角地暗示,他现在已经敢于主动跟楼逸之谈起自己的种种感受与想法了。

    楼逸之看着日渐对他敞开心扉的楚远,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觉得现在教楚远演戏,应该不会再让他那么紧张尴尬了,便开始时不时地向他灌输一些表演技巧,还会偶尔让他即兴表演一段。

    某天下午,空气沉闷而潮湿,乌云压低,有种风雨欲来的气势。楼逸之和楚远照例窝在沙发里,观摩欣赏国内外的各种影片。今天他们看的这部电影叫做《立夏》,是某位演技不错的当红小花旦主演的爱情片。影片中的女主角苦恋男主多年,为了他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放弃了高薪的职位,甚至同家人闹翻,执意要与男主角在一起,而男主虽然也很喜欢女主,却终究没有她那样的抛弃一切的果敢与勇气,最后他选择了遵从父母的安排,和相亲对象结婚。女主在立夏那天,重返了他们初识的校园,最后在绝望的怀念中投湖自尽。他们的纠缠始于立夏,也终于立夏,消失后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不留任何痕迹,亦如那悄然而逝的夏天。

    影片结束后,楼逸之笑着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楚远斟酌片刻,选了个比较委婉的说辞,“挺一般的。”

    “确实很一般。”楼逸之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这些天来并不是只看经典好看的电影,恶俗的烂片也会看一点。这时候楼逸之总会指出这些演员在演技上的不足,偶尔还会让楚远即兴表演一下电影里的片段。

    比如现在:“小楚,你来演一下这个男主吧。我觉得你能演得更好。”

    “哪一段?”楚远淡定地问道。他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