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6

    质,让楚远深深为之着迷。他默默转开眼,竟然有点嫉妒脚下这只爱撒娇的粘人三花猫。

    “前辈你看起来很喜欢它,那为什么不收养呢?”

    楼逸之轻笑着摇了摇头,叹道:“我经常去外地拍戏,没法养小动物,也只能偶尔喂喂它们了。”

    楚远犹豫半晌,才鼓起勇气说道:“前辈真善良。”说完他就立刻埋低了脑袋,恨不得把自己发烫的耳尖也遮住,生怕在楼逸之面前暴露自己的那点小心思。

    楼逸之随口回了一句“谢谢”,也没怎么将这句恭维放在心上。

    两人一起在花园里撸了会儿猫,又在楼逸之的这栋小别墅里简单逛了逛。楼逸之的家是真正可以称得上雅致的。每件家具都是名贵的紫檀木,客厅和卧室里随处挂着名家字画,量更是惊人,连他的一块镇纸都大有来头。

    楚远越看越心凉,他跟楼逸之真的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圈子,恐怕自己撞破头也融不进去吧。

    楼逸之正在徐徐道来自己书房的画作的来历,偶一转头就发现楚远低落地微垂着脑袋,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楼逸之这才想起很少有年轻人喜欢这些古板的东西,所以他体贴地笑了笑:“累了吧?去客厅坐会儿吧,我接着给你泡茶。”

    “嗯。”

    不过楚远只失落了片刻,心里就又充满了靠近前辈和追逐前辈的热情与信念了。他不了解前辈的爱好兴趣也没有关系,他想了解的从始至终都只有前辈这个人而已。他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能站在前辈的身边。

    楚远端起茶杯,一边小口喝茶,一边偷瞄坐在他对面的楼逸之。他开始在心里默默打起了小算盘,为下次到前辈家做客而铺路。

    楚远轻咳一声,捧着茶杯诚恳地赞叹道:“前辈家的茶很好喝。”

    楚远心想,他这样说的话,前辈就会回复他“是吗?那欢迎你下次再来我家喝茶~”。如此一来他就有了再次拜访前辈的理由了!楚·万事通·远眼睛亮晶晶地看向前辈,等待着他期待中的回复。

    楼逸之呵呵一笑:“是吧?我也觉得很好喝,所以经常买。”

    “……”

    楚远:这话我没法接。

    楚远被楼逸之屡次的不按套路出牌搞得无比心累,他们闲聊了很久,一直到天色渐暗,楚远该告辞了,他都再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去提下次拜访的事。

    楚远的助理连续不断地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哭求这位大明星赶紧回来赶通告。楚远愁得眉头紧锁,他既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前辈,但也不想在前辈面前留下不好好工作的坏印象。他在心里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最后还是妥协了,闷闷地提出自己该走了。

    楼逸之起身将他送到门口,在他离开前又叫住了他。

    “你稍等我一会儿。”楼逸之叮嘱道,快步走回了屋内。

    楚远伸长了脖子追逐着前辈的背影,心里忍不住有点雀跃和期待。楼逸之很快就回来了,楚远见状立刻收回眼神,又恢复了冷漠矜持的神态,但他的目光却忍不住一直黏在楼逸之的手上。

    楼逸之拿了一个小罐子,温笑着递到了楚远的手中。

    楚远接过后打量了一番,疑惑地问道:“这是……?”

    “茶叶。”楼逸之言简意赅地解释道,“你不是觉得我家的茶好喝吗?我送你一些。”

    “……”楚远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心里五味杂陈,艰难地扯出了一个微笑,“谢谢前辈。”

    “不客气,慢走。”

    楚远慢腾腾地挪了两步,还没走出楼逸之的家门两米远就忍不住回头看。楼逸之静静地站在门前目送他,见他回头就对他露出了一个温和淡然的笑,还冲他挥了挥了手。

    楚远的一颗心顿时化了,他整个人也像是要融化在楼逸之沉静的目光里,再也无法挪动半步。同时他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他大脑一热,想也不想就冲着楼逸之喊道:“前辈!”

    “嗯?”

    “我……”楚远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上突然染上了淡淡的红晕,连耳根都红透了,他大着胆子直视楼逸之的眼睛,期期艾艾地问道,“我以后还可以来前辈的家……喝茶吗?”

    所有的套路在楼逸之面前好像都没什么用,他除了鼓起勇气坦露自己的心情,也无路可走了。

    楼逸之闻言愣了一瞬,然后噗嗤笑出了声,“哈哈哈……当然可以了,随时欢迎。”

    “……谢谢前辈!”楚远拿着茶叶罐的手霎时捏紧了,他猛地朝楼逸之鞠了个躬,然后迅速转头离开了。他离去的步伐很大也很快,就是有些凌乱不稳,走到半路还不小心一个趔趄绊了一跤。

    “小心点!”楼逸之在他身后不放心地喊了一声。只见楚远身形一顿,然后走得更快了,几乎是立刻就消失在了楼逸之的视线里。

    楼逸之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打心底里觉得这孩子有点可爱。

    但是他转而又想到了楚远那僵硬尴尬的演技,登时就笑不出来了。楼逸之皱眉思索良久,然后翻出手机给张景然打了个电话。

    “喂,逸之?”张景然那边闹哄哄的,应该是在应酬。

    “你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我有事跟你说。”

    “好好好,您真是我哥。”张景然无奈地应道。他那边窸窸窣窣好一会儿,然后就没了喧闹的背景音,“说吧,什么事?”

    楼逸之开门见山地说:“楚远是签在你的公司吗?”

    “是啊。”

    “他以前有过表演经验吗?”

    “没有吧。”

    “那你在决定让他拍《御剑凌霄》之后,都不找个老师指导一下他的演技吗?”楼逸之不敢置信地问道。

    张景然理所当然地说:“反正只要他演了这戏,不管演得好不好都会红,管那么多干嘛?”

    楼逸之气结:“你这样做完全是在透支他的潜能和人气!没错,演了《御剑凌霄》他会更红,但没有好的演技做支撑,他不会取得成就的!”

    张景然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小心翼翼地问道:“……逸之,你怎么了?”

    “抱歉,我有点激动。”楼逸之深呼吸几次,尽量平静道,“我只是觉得,楚远他很有资本,值得更好的发展,你应该好好为他规划一下。”

    “你说的也有道理。”张景然沉思片刻,“秦钊把他塞给我的时候,就说让我捧红他,所以我对他后续的发展也没怎么上心。你要是很看好这个新人的话,就帮我好好带带他吧?”

    楼逸之苦笑道:“我试过教他演戏,但他……悟性太差了,我甚至不知道该从何教起。”

    “嗯?你教他演戏了?你俩私底下有联络吗?”张景然饶有兴趣地八卦道。

    楼逸之简单跟他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