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261

    天:“来来来续缘,一起练剑!”明心兴致勃勃的带着续缘习武。

    旁边被忽略的素还真:“……”

    午休:“续缘,这是我新做的茶点,尝尝味道如何~”

    饿着肚子的素贤人:“……”

    晚上,明心拉着续缘对素还真道:“我和续缘睡,你自个看着办!”

    素还真:“……”

    老话说的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188章 金银番外(1)

    自从苦境无事之后,作为道真顶峰的原无乡和倦收天也闲了。

    平日里,俩人不是吃鸡就是渣游戏,日子可以说是无比悠闲。

    不过,倦收天总觉得原无乡心里藏着事。

    这天,吃完鸡的俩人,倦收天未曾回去永旭之巅,而是就在烟雨斜阳住下了,这里的主人弄了n种口味的烧饼,成功留住了他的肚子。

    不过……啃着烧饼,倦收天看着匆匆离开的好友,有些好奇。

    这几天,原无乡以吃鸡方便的理由留着他在烟雨斜阳,好吃好喝的招待,却总是匆匆来去,不知道忙什么。

    原本倦收天是没什么心思想这些的,不过原无乡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好,越来越迁就,让他忍不住起了好奇心。

    啃下碗里的烧饼,倦收天抹抹嘴,偷偷跟上脚步匆忙的原无乡,准备一探他近日异常的原因。

    原无乡没注意身后本该吃烧饼的人偷窥,此刻的他心情飞扬,迫不及待的跑去书房翻出一个小巧的镜子。

    运功输入内力,镜子打开,一张萌萌的脸蛋出现在镜中。

    “明心先生,我已经按照你的方法养着倦收天大半年了,如今白白胖胖可以下手,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把书给我呢?”

    明心眼睛亮晶晶的:“真的?你要下手了?”

    原无乡点点头:“时间……也差不多了。”

    “好,我这就把书给你快递过去,记住,别让倦收天知道哦!”

    “一定!”

    眼见原无乡与明心结束了对话,藏好镜子要离开,倦收天悄无声息回到院子,拿起烧饼慢慢啃,心里却在思考原无乡与明心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然而,信任他们不会害自己,那么,俩人准备做什么?

    思来想去没有结果,倦收天觉得是时候找好心人问一下了。

    于是,素还真接到了北芳秀的通讯。

    听完之后,素还真也终于知道明心这段时间鬼鬼祟祟的在干嘛了。

    “此事吾帮不上忙。”素还真如是说道,毕竟身边有人看着,不能动手啊。

    随即,皱眉的倦收天又听他道:“不过你可以找步香尘一试。”

    “步香尘?”倦收天对此人并不熟悉。

    素还真笑眯眯道:“是的,你要问的事情步香尘最熟悉,前往春宵幽梦楼,她必定会告知你。”

    趁着原无乡忙活之际,倦收天留下一张纸条:吾有事去趟北宗。

    然后直飞春宵幽梦楼。

    闲到蛋疼的步香尘听完倦收天的叙述,顿时笑得无比暧昧~

    “恩~抱琴,去将之前的新书拿来。”

    “是,夫人!”

    等书册拿来,步香尘交给倦收天并叮嘱道:“回去之后汝当一切都未曾发生过~等银骠当家动手之后,方可打开此秘籍,否则,前功尽弃!~”

    倦收天皱着眉,有些不解:“为何一定要好友动手?不能提前将他的问题解决吗?”

    步香尘憋着笑:“不成呢,提前解决了,银骠当家可就要重伤不治了!~”

    好吧,正直的北芳秀没听出一个擅长黄段子的人话中之意,他为原无乡不惜伤害自己而担忧,更加心急想回去。

    后面,步香尘高声送他最后一句:“救人的机会只有一次,一定不能心软啊!”

    “吾哉,多谢花君。”远处风中传来倦收天余音。

    步香尘轻笑着倒回塌上:“哎呀呀,有好戏看了!~”

    拿着‘秘籍’的倦收天赶回烟雨斜阳,就见到原无乡抱着一捧书神情不是很自然。

    “你回来了?恩……我帮寻踪订了一些典籍,先给他送去。”然后错身而过,没走两步又道:“咱们很久没好好聊一聊了,我备了一桌酒宴,愿意陪吾秉烛夜谈吗?”

    倦收天摸了摸袖子里的‘秘籍’:“乐意之至!”

    然后,原无乡开心的走了。

    倦收天目送他消失在大门口,回房拿出了名剑。

    真正的名剑因为剑中极光剑一的问题,已经还给了牧神,此时倦收天用的则是明心打造的神锋,效果不比极光剑一差,而且外形与名剑别无二致。

    另一边,原无乡抱着怀里一捧的书,拐了弯回到了烟雨斜阳后院,根本没去找莫寻踪。

    溜进后院,原无乡早就偷偷修了一个精美的浴池,四壁是姜琬楹友情赠送的火灵石,保持水温常年冷。

    将手中书放下,原无乡赶紧抓紧时间阅读了一遍。

    读着读着,脸是越来越红,身体也越来越不对劲,就连那里都开始蠢蠢欲动。

    一看不妙,急忙运功压下燥腾的火气。

    “没想到男子居然是这样做的……倦收天受不受得了我啊?万一受伤了可怎么办?”揪心翻了翻包裹,成功在最下面掏出两个玉瓶,若是姜琬楹在绝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tm不是我坑哥的药吗?

    看了纸条上的用法,原无乡放心了。

    收拾好一团乱的桌面,原无乡看看时间,该准备准备让某人上钩了!~

    另一边,坐等的倦收天也准备好应对起肖的原无乡了。

    晚上,明月高悬,蝉鸣幽幽,月华如瀑,此时此景,确实最能勾起无限遐思。

    看着一身金色耀眼的剑者缓步而来,原无乡笑的特别开心:“我特意请教了明心先生新式的菜,别总吃烧饼了,来喝酒吧。”

    倦收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却差点让原无乡以为自己的计划暴露了。

    心里泛着嘀咕,但已经走到这步了,原无乡绝不会退缩,怎么也得今天把这个倦烧饼给吞了!

    接过原无乡递来的酒杯,倦收天未曾下口,而是轻轻一闻,味道不差。

    原无乡看出他的意思,道:“这酒是我最近酿的,取材无名山的一种灵果,味道微辛回甘,加上药材的辅佐,最后的成品味醇微甜,下腹后果香满身,着实是佳品。”

    原无乡端起酒杯一饮而下,倦收天动作一顿,随即也跟着饮下。

    然后,见计划成功一半,原无乡没注意倦收天到现在都没说话,兴冲冲的推过一盘菜:“来来,这道酥饼是是我跟吗明心先生学的,个头小巧,但是内中有豆沙、花果、蜜饯等馅料,很好吃哦。”

    看着原无乡夹着酥饼递到自己面前,倦收天忽然笑开了,拈起只有指头大的酥饼,眼看着靠近嘴边……

    忽然猛地将手中的酥饼迅雷不及掩耳塞进原无乡口中:“好友为了备宴辛苦,这第一口,还是你想吃。”

    原无乡(`Д)!!:“!!!”

    猝不及防,原无乡口中的酥饼已然化去了糖衣,露出香甜的内里。

    但,酥饼上撒有一种药,与之前酒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