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258

    !

    “他不是你哥哥,他只是青莲子。”

    姜琬楹的情绪终于兵临崩溃:“那也是你用精血唤醒的孩子,陪我千年的哥哥!你怎么舍得!”

    “青莲子不能成圣,无用之人,无需存在。”

    “成圣成圣!”姜琬楹泪水抑制不住滑落:“除了成圣,你看不到一点亲情吗?”

    半空中,恢复了真身的明心缓缓落下:“琬楹,斩去三尸成圣的人,已经彻底舍去了感情,亲情或者爱情对圣人而言,只是累赘。”

    姜琬楹泣不成声,至始至终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当初那个温柔哄她的母亲都是自己的错觉吗?

    恶尸没有管姜琬楹,只牢牢盯着明心:“青莲子。”

    明心对上恶尸无情的双眸:“我有名字,我是月明心,不是青莲子这个称谓。”

    “无所谓,你是琬楹成圣路上最大的障碍,今日你必须死。”

    明心:“成圣不止斩三尸一条路,你为何偏要她走上这条绝情之路呢?”

    恶尸只淡淡道:“这条路才是正确的。”

    明心听她所说,知道已经不能劝了,她不会听的。

    “既然你坚持自己的想法,那么今日,分个胜负吧。”

    明心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所以在完成开天任务之后,他选择面对女娲,而不是逃避。

    开天斧重化阴阳双封剑,当明心对上女娲恶体,战事一触即发。

    双方即将动手之际,一把漆黑的枪挡在了俩人中间。

    哭的眼睛都红了的姜琬楹对上恶尸平静无波的双眼:“哥哥,这一战,让我来可好?”

    明心看着她,最终点点头:“好!”他知道,渴望亲情的姜琬楹需要面对她最不愿看到的事实。

    另一边,素还真直面阎王,明心却对上了阎王身后的红衣人。

    作为森狱太子的玄同也加入了红衣人的阵营。

    明心有些懵,他总感觉这个红衣人好像在哪见过?

    倒是玄同,明心:“我敬佩你的剑,明知阎王为了长生不老不择手段,你还要帮着他?”

    玄同却摇头:“他始终是吾父亲。”

    明心叹道:“看来你与素还真的十日论剑之约难以实现了。”

    玄同也面带默然:“确实是人生一憾事。”手中虹霓双剑剑鸣不止:“父王将现存的兄弟都带来了,还有……”看了一眼寂静的丛林:“天地蝱也被父王从天疆救出。”

    明心顿时眼带笑意:“你将这些消息告诉我,不怕阎王生气?”

    玄同抿着唇:“吾已经答应他支援此战,却并未承诺不将部署告知他人。”

    “噗!”明心差点笑痛肚子:“我觉得此战之后,若我们都活着,也许能好好一谈剑道。”

    玄同顿时眼前一亮:“很好,我期待与素还真的论剑!”

    明心:“……”劳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俩人拔剑开打,却都未曾注意到,令明心熟悉的红衣人已经悄悄离开了他们的战场,靠近女娲恶体与姜琬楹拼斗的地域。

    旁边,素还真独斗阎王丝毫不落下风,便是阎王已经融合了元神兽三首云蛟,再加上副脑神思,也难以在素还真手中占得上风。

    未曾料到素还真功力高深至此,阎王索性不再掩藏:“你们还要等到何时?”

    只听阎王话音落下,虫鸣炸耳,无匹玄力从虫鸣之中传来。

    “一念兴战,再启末日浩劫;”

    “只手掀波,独写唯吾霸业。”

    嗡嗡虫鸣之中,天地蝱赫然现身。

    素还真方知阎王的自信从何而来了,顿时无奈传音:“师弟,缎灵狩,再不帮忙,可就真要帮劣者收尸了。”

    随着话音落下,却见原本空无一人的萧山突然蹦出好多人。

    阎王与天地蝱都是惊骇至极:“一页至韦驮、蕴果谛魂、裳璎珞、倦收天、原无乡,叶小钗,风之痕,哈,素还真真是看得起我等。”

    “劣者岂敢小觑布局千年的阎王呢。”

    不料,阎王却笑了:“确实,你素还真还是小觑吾了!”只听阎王一声令下,庞然魔气尽数弥漫开来,伴随着素还真这里出场的人数,阎王亦带来了无数人马。

    这下子,双方势均力敌。

    顿时,素还真苦了脸:“哎呀不妙,这可棘手了。”

    “对付你素还真,吾自然要留一手。”阎王不无得意:“不过吾很好奇,汝怎么联系众人前来支援的?”

    素还真长叹一声:“虽然无字天书的背叛令吾心痛,但这三日的吃鸡不是白玩的,劣者将消息隐藏在明心做的饭菜名中,师弟一看便知,这个暗号还是当年学艺之时的游戏之作,没想到师弟真的还记得。”

    阎王笑了:“哈,确实聪明,不过便是有了支援,也不能掩盖你们败亡的事实。”

    素还真:“劣者猜你的筹码是在她……”指了指与姜琬楹打得不可开交的恶尸身上:“对吗?”

    阎王没有回答,但是他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轻叹一声:“长生不老,真的这么重要么?”

    阎王一声嗤笑:“吾一生所求,不过长生不来,霸业王图,如今目标就在眼前,岂能轻易放手!”

    “汝所图苦境霸业,劣者求亲人安康,目标相佐,便只能……手下见真章了!”

    谈不拢,素还真也不试图再劝,一页书等人一一对上森狱皇子,以及阎王部下,另一边,天地蝱则被谈无欲与缎君衡牵制住了,尤其是他们带来的虫潮,被质辛炼化的红潮堵的严严实实!

    可怜的天地蝱~

    其实这不能怪质辛,实在是谈无欲出的招太损,他原本想将明心弄出的一种名为风油精的东西,弄来给天地蝱感受一下什么叫‘非一般的感觉’,然而在成功放倒了好几个自己人之后,只能推出质辛来担当怼天地蝱的重任,成功挽救了大家的小命。

    于是,今日才有了红潮对上论剑海虫潮,谁胜谁负?

    ennnnnn赌上红潮遇啥吃啥的特性,质辛成功免去了红潮一顿饭钱。

    姜琬楹与恶体的战斗也到达了尾声,就算姜琬楹的功力比恶体稍有不足,但是弑神枪补足了这一点,成功将恶体打的节节败退。

    最终,枪尖抵在恶体眉心,姜琬楹冷冷道:“我不杀你,若不想重修恶体,便自行离开吧,从今以后,我的路,我自己走!”这是她对这个母亲最后的情谊了。

    面对危险,恶体怡然不惧:“你会后悔的。”

    姜琬楹不置可否:“起码现在,吾不想后悔,你走吧。”说完,不愿再去看她。

    恶体看着不愿回头的姜琬楹,什么都没说,转身脱离鬼吟诗的身体,化为一道光。

    恰在此时,恶体光圈周围红线尽出,迅雷不及掩耳袭向明心,在众人反应不过来之时,一团带着浓郁力量的精血被拽出明心体外。

    恰在此时,一直没有存在感的红衣陡然动作,带着时间气息的刀法一下斩断红线,这才没有将明心彻底抽干,而后,被抽出的精血随着恶体离开了这个即将封闭的世界。

    其他人还未意识到怎么回事,只能看着红衣人去掉了伪装,居然是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