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8

    人?”

    明心一愣:“你认识?”

    鹤舟摇头:“不认识,吾找到好友忌霞殇时,此人正对好友出手,吾顾忌好友伤势,将此人引至此处,却不料此人邪功诡异,差点死于他之手。”

    明心了然:“这人名叫血傀师,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一直在散播谣言污蔑天之佛名誉,如今我就是来教训他的。”

    听闻如此,鹤舟明白了:“天之佛吾自然听说过,此人针对至佛,可见绝非正道,不知恩人要如何处置他?”

    明心从地上捡起根棍子,笑得温温柔柔:“打一顿,然后挂公开亭,反正以至佛的功力,也不惧此人。”

    想起明心柔柔弱弱的样子,揍人什么的还是他鹤舟来吧。

    “恩人不如交给吾,吾保证让他□□,欲罢不能!”

    明心诧异了一下,随后将手里的棍子递过去,然后就坐在一旁看鹤舟胖揍血傀师!

    最后,明心依旧挂上‘再造谣见一次打一次’的话,挂上公开亭!

    至于这一次还是不是素某人背锅……这还用想吗?

    教训完血傀师,鹤舟本想邀请明心去做客的,但明心想赶去异诞之脉支援楼至韦陀,所以婉拒了,鹤舟已经能预见自己好友的苦瓜脸了。

    不过明心还是嘱咐了鹤舟几句:“血傀师这人阴险狡诈,三番两次陷害天之佛不说,如今盯上你们,必定有图谋,若不能力敌,可前往善恶归源求助,吾最近这段时间都会在那。”

    “多谢恩人,不知恩人可否告知名讳。”

    “在下玉手心医月明心,吾还有事,先走一步,告辞!”说完,明心急匆匆走了。

    鹤舟却松了口气:“问到了名字,总算可以和好友交代咯!~”

    ——————

    异诞之脉,因为魂魄回归的克灾孽主记忆也一同归来,佛厉之战的消弭让克灾孽主以为有了可乘之机,先是伤了在他意识混沌之际救助他的忌霞殇,然后锁其功体,然后前往半字渡夺取太始之剑并峰双器,并打伤了铸造师独轩辕,夺走并峰双器。

    想回中阴界寻人,却被笼罩在中阴界通道口的气旋所阻,为破鸿蒙气旋,克灾孽主再回异诞之脉等候天之厉,殊料!

    “克灾孽主,是吗”

    只见异诞之脉大厅之中,千年之敌赫然现身!

    克灾孽主大惊:“咦?是你!天之佛!”

    异诞之脉敌相见,克灾孽主口出天之佛三字,瞬间,楼至韦驮怒眉一腾,随即幡然一掌攻向克灾孽主,克灾孽主不敌楼至韦驮被震退数步!

    克灾孽主顿时负伤,一边闪躲一边思索:‘难道天之佛并未忘却佛厉之争?不妙!’挥出一掌挡住楼至韦驮招式,转身欲逃。

    楼至韦驮佛光一闪,挡住克灾孽主的攻击突袭的一掌,冷声:“畏罪潜逃”

    迅速挡住克灾孽主的去路,再度攻向克灾孽主!

    错误的解读,使楼至韦驮认定对方心虚欲逃,血傀师的多次算计,以及克灾孽主衍生出来的麻烦,让楼至韦驮认定了不能放过他!

    “禅天九定·无量光寂!”绝招祭出,绝不留情。

    克灾孽主口吐朱红,化出太始之剑欲挡,庞大的压力让他心知劫数难逃,克灾孽主心念一横,祭起太始之剑,眼神瞬间冰寒刺骨,搏不了生机,便同归于尽!

    楼至韦驮看出了他的想法:“愚昧!”

    化出太素之剑,剑招及时挡住太始之剑,并将其击飞!顿时太始之剑脱手,克灾孽主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楼至韦驮剑气扫过,人头落地!

    “呃……”一声错愕,不该拥有之剑,注定不该宽恕的命运。

    深深的太始之剑,冷冷滴着克灾孽主之血,好似见证着天理昭彰的如影随形。

    此时,魄元从克灾孽主体内冲天而出。

    楼至韦驮欲追:“弄何玄虚!”

    惊见魄元蹿体异象,楼至韦驮不明所以。唯恐阴谋另生,急追在后!

    途中,太素之剑化出一道剑光击向魄元,却丝毫未损。

    “此元气击而不散,其飞驰方向似有目标而往,莫非背后另有他人操作此事?”

    楼至韦驮欲再追,却不料前方忽然飞来一颗满含清圣之气的白色光球,瞬间挡住元魄的路,一下朝着楼至韦驮的方向击飞。

    楼至韦驮正欲出手拦截,后方一朵蕴含着佛气的白莲速度更快,直接将克灾孽主元魄封印!

    楼至韦驮很快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下一刻,白色的珠子飞向来人,没入眉心不见。

    明心将白莲一把抓住,松了口气:“呼~还好没来晚!”

    楼至韦驮一看是明心,顿时不解的指着他手中的剑:“这是刚才克灾孽主所使用之剑,为何?”

    明心解释了一下之前遇到鹤舟的事,也解释了克灾孽主抢夺并峰双器的经过。

    “吾想将此剑还给它之正主。”

    楼至韦驮听罢,赞同的点点头,不再多追究。

    “明心小友,那克灾孽主的元魄你留之何用?”

    明心噎了一下,总不好说之前见过厉魄回归天之厉的经过吧,只能扯个谎言:“留一个后手,万一血傀师作死,我们好歹有个证据不是?再说刚才不拦着,天知道克灾孽主会跑哪里去害人。”

    “说的也是,既然此间事了,那回善恶归源吧,克灾孽主元魄回去在想办法!”

    “请!”

    回到善恶归源,动用了圣灵珠的明心也累的不行。

    渡如何敲着木鱼,楼至韦驮和明心缓缓步入,观世法却一惊。

    渡如何面对着观世法:“观世法,为何心绪波动?”随即转头,看到楼至韦驮与明心一同归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楼至韦驮眉间红光一闪而过。

    “啊!菩提修体浮现血光,谁让好友造了杀业?”渡如何无法置信。

    “散布谣言者,已就地正法!”

    观世法脸色一变,渡如何也叹气:“唉,错,错,错了,我知你无法接受名誉遭他人污化,但你突然动手造杀,若旁人不知情,认为你杀人灭口,湮灭罪行。”

    明心挥挥手:“安心啦,有我在呢,至佛只是杀了克灾孽主的身体,元魄被我拦截了,回头想知道什么直接问,至佛是没抓到血傀师的小尾巴郁闷而已,两位大师不用在意。”

    听到不是徒造杀业,观世法和渡如何都松了口气。

    观世法看俩人面带疲惫:“你们先去休息吧,这几日追击也不轻松,楼至韦驮的是渡如何都与我解释清楚了。”

    楼至韦驮和明心点点头各自离开不提。

    在二人离开后,观世法也去处理恶骨的度化问题,独留下渡如何在却不料野胡禅忽然现身。

    “抱歉,打扰一下,刚才你们的对话,我很不小心全都听到了。”

    渡如何再次叹气:“你扰乱了善恶归源的清净,复杂了楼至韦驮的情绪。”

    野胡禅抓抓秃瓢:“别这样啦,阴恶祸深,这件不名誉的事情,我当然要向臭老秃问个清楚啊!”

    渡如何面无表情:“吾希望事情到此为止!”

    “但你应该有发现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说停止就能停止。而且我怀疑背后的黑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