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5

    10章 无名山上无名仙

    红光浮现,天之佛飞身前往一观:“弄何玄虚!”

    手中佛能砸开石头,却被其中物品惊到了:

    “这是?!破戒佛身所出,佛血淤化所形成的血精胎烙,怎会……”

    野胡禅也惊了:“这,这上面的佛气!啊!好哇,楼至韦驮,你用严法教训人,自己却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我野胡禅竟被你这种双面人囚禁了数甲子,可恼啊!”话落,金刚轮瞬间出手。

    此时晚了一步的明心也赶到了。

    可是,赶到的时候一个大铁轮子作为欢迎是不是有点过分?

    “够了!住手!”楼至韦驮急忙祭出奥义吠陀挡在明心身前。

    明心抚了抚自己被吓得直蹦跶的小心脏:“你们怎么打起来?”

    野胡禅怒声而出:“外人,与汝无关,速速离开,吾要教训这个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臭老秃!”

    明心疑惑的眼神看向楼至韦驮,后者皱着眉看向血胎晶络,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明心也顺着眼神看过去,然后:“咦?这是?”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至佛,这是你的佛气?”

    野胡禅忍不住冷笑:“对别人这么严苛,自己却做出这种事情,这算什么?”

    楼至韦驮忽然出手攻击野胡禅!后者:“楼至韦驮,你恼羞成怒!”

    “哼,陷害于我,居心叵测!”

    再次被波及的明心很无奈,他算是明白大家为何总说佛门多暴力了,这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性格真是让人想吐槽。

    给自己套上个水遁,转头仔细看血胎晶络。

    明心手中,同样被眼前事情惊到的蕴果谛魂也佛元不稳,一阵佛光闪动。

    明心急忙稳住胎体水灵:“圣者静心,这个血胎晶络不太对,而且当时圣者也在,那个血傀师一看就不是好人,他说出来的话能信?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他做的手脚呢!”

    听到这话,蕴果谛魂也冷静下来了,随着明心仔细查看眼前的血胎晶络。

    “万物有灵,尊吾号令,四方来朝,代吾寻引!”引灵花典奇招再出,这一次随着明心的心意,四周聚集而来的五行灵气围着血胎晶络,仔细分析着其中的属性。

    一会,明心收手,散去灵气,若有所思的看着血胎晶络。

    另一边,本欲为己讨公道的野胡禅却反成诬陷黑手,无可宣泄额怒火加催一场佛门恶斗。

    野胡禅一口血吐出,楼至韦驮也不好过。

    抹去嘴角朱红,楼至韦驮怒火不减:“污我名誉,当罚!”

    野胡禅不说话,但他依旧倔强以为自己是对的,为拼剑威,金刚轮出,起手精纯佛式,重击惊破沉夜!两人各自负伤再次加深。

    楼至韦驮:“呃!”

    野胡禅冷哼:“呸!打到吐血,很生气的样子。先讲清楚,我是不可能做诬陷他人的肮张手段。所以,我希望你今天的愤怒是真的,要不然我的金刚轮照碾不误!”说完,转身想走,却被几道藤条锁住。

    “站住!我有话要说!”正是观看了许久的明心。

    野胡禅和楼至韦驮目光顿时转向明心。

    后者不疾不徐走到楼至韦驮身边,为他输入真气疗伤,顺便扔给野胡禅一颗伤药。

    后者接住,看了明心一眼,吞了。

    趁着二人疗伤期间,明心说了自己的看法。

    “你们刚才打的时候我仔细看了,血胎晶络上的力量非常复杂,魔元、厉元还有佛元!三种力量之中以魔元最多,厉元和佛元则成了牵制魔元的平衡。也就是说,这个血胎经络的魔元可能已经化体而出了。”

    顿时野胡禅懵逼,楼至韦驮脸色大变。

    “你的意思是臭老秃真的生了个儿子?!”野胡禅的怒气再次燃起。

    明心一看顿时头大,随手抄起一样东西砸野胡禅脑门。

    结果,砸过去之后,‘磅’的一生,被扔出去的板砖在明心的冷汗中又弹回来了。

    急忙转移话题:“冷静!听我我说!”

    “血胎晶络孕育的是魔胎,里面不光有魔元,还有厉元和佛元,魔元先不说,就那两股厉元和佛元光我知道的办法就有十多种能弄到。”

    这下,野胡禅和楼至韦驮包括蕴果谛魂都安静了,乖乖的听明心说。

    “至佛说他没有印象,吾相信至佛就是真的不知道,那么这个血胎晶络中的佛元就是有人故意收集至佛的佛元,不论至佛突破或者对敌,皆会有佛元留下,要收集并不困难。”说着明心手捏引灵诀,将刚才楼至韦驮与野胡禅相拼斗散发的佛元一点点汇聚,将事实展现在大家面前。

    托着掌中的佛元,明心没好气对野胡禅道:“遇到事情多动动脑子,别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就下定论!”说着,手中的佛元注入胎体水灵。

    眼见为实,野胡禅摸摸脑袋不说话了,倒是楼至韦驮略好奇。

    “汝刚刚所说的厉元是什么东西?”

    明心:“……就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力量!”忘了整个苦境都在玩失忆了。

    幸好楼至韦驮并未追问,随即看也不看尴尬的野胡禅,接过明心手中的胎体水灵:“嗯,回善恶归源!至于你野胡禅,想去哪就去哪,吾不再管你了!哼!”说完,甩袖而去。

    明心也懒得管智商捉急的野胡禅,追上楼至韦驮回善恶归源。

    路上,明心看楼至韦驮脸色不好,道:“你在担心野胡禅?”

    楼至韦驮摇摇头:“吾是在担心血胎经络中化出的那个魔,到底因吾之佛元出世,吾若不知还罢,此刻吾知道了,必定要负责到底。”

    胎体水灵中,蕴果谛魂也赞同的晃了晃佛光。

    明心满脸无奈:“人海茫茫,你们要去哪找那个魔?”

    “这……”楼至韦驮和蕴果谛魂都沉默了。

    “好了好了,别担心,如果那个魔真的为恶,武林之中肯定会有反应,然而到现在都没事,说明那个魔不是死了就是不为恶,既然无事,那就不要管他了。”

    明心此话有一定道理,2人也不再揪着不放,继续上路。

    一路无言,本以为就这么安静过去了,没想到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却看到了冲天火光!

    “恩?”楼至韦驮与明心对视一眼,后者果断道:“救人!”

    急飞而下,只见冲天火光之中,孩童的哭声刺人心肺。

    “救命!救命啊!”

    “呜,救命啊!”

    “万物有灵,尊吾号令,润物无声,水泽雨行!”话落,淅淅沥沥的雨水汇聚在一叶秋书上方,随着雨势渐大,冲天火光慢慢熄灭。

    但是,被雨水浸透的焦木却支撑不住上方的屋顶了,逃过一劫的孩子们连同活着的夫子惊骇之中,沉重的房顶倾颓而下!

    “禅天九定·少光辟晦!”白皙的手,为还活着的人撑出一条通道。

    “快出来!至佛内伤撑不住多久的!”明心急忙将走不了路的孩子抱起。

    死里逃生的夫子和侍女也急急忙忙抱起走不动的孩子往外冲,剩下的孩童也跟在3人后面跑出去。

    等房内没有活人气息后,楼至韦驮散去佛元,任由房屋坍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