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4

    :“此时吾会查证清楚,绝不容你颠倒是非!哼!”说完,化光前往善恶归源。

    而留下的血傀师,则有些警惕:“想不到竟还有关于圣魔大战的记录被留下,鳌天,吾竟然忘了这个名字,双魂被留滞中阴界的雷之厉了,需要杜绝任何唤起圣魔记忆的可能!”

    后面,楼至韦驮已经处于暴走边缘,加上血傀师自言自语声音不大,所以最后一段话他并未听到。

    倒是明心,通过周围的草木听到了血傀师的话,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想想苦境全体演戏的现状,或许,这个叫血傀师的戏精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里,明心暗中吩咐草木将消息传递出去,牢牢盯着血傀师的一举一动。

    人总会有盲点,一般来说,长在路边的杂草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偏偏它们无处不在。

    这一点,明心能够利用的空间非常大,可以说,只要明心想,他完全可以成为全苦境最大的情报贩子。

    明心沉思期间,楼至韦驮已经按耐不住,身形一闪,冲着血傀师就过去了,明心一看不好!

    “哎!至佛你等一等!别打死了!他还有用!”可惜,喊的有点晚,楼至韦驮佛力蕴于掌中,眼看就要接近血傀师的防御范围了。

    明心急急忙忙催动草木形成迷阵。

    前面,边走边思考的血傀师见到熟悉的,顿时心中一凛,冷笑:“以为吾还会上你的当吗?”

    脚下一顿,感觉到了后面的掌风靠近,血傀师果断向前进入迷阵!

    本以为杀招是在后面,他再次没料到一块□□人都非常熟悉的东西直接砸在了他脸上!

    等血傀师翻着白眼倒下之后,明心捡起地上的搬砖,看着脸上大大的长方形印记,还有那崩了的门牙和留着血并被砸歪了的鼻子,明心觉得血傀师这人真该烧香拜一拜菩萨,不然这怎么倒霉的使坏全让至佛碰上了呢?

    血傀师倒下了,后面楼至韦驮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麻袋套起来,对着躺在地上的血傀师,禅天九定出手。

    “少光辟晦!”

    “无量光寂!”

    “极光净土遍法音!”

    一下比一下重,等3个绝招用完,原本成了猪头的血傀师已经只剩下一口气了,猪头脸再次肿了一圈,足足有篮球大,手断了一只,腿也断了一条,可见愤怒中的至佛下手毫不留情。

    明心顿时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坑底的血傀师:一路走好。

    最后,凄惨的血傀师依旧是明心提溜着挂了公开亭,上书明心的狗爬字:‘诽谤他人的下场!’

    处理完之后,依旧恢复天之佛优雅高洁模样的楼至韦驮淡淡道:“明心小友,善恶归源有吾曾抄写的经书字帖,回头全部临摹3遍!”

    明心:“……”吾又不是你师弟!

    至佛轻飘飘一眼扫过去:“恩?”

    “qaq我写!”嘤嘤嘤,吾果然不应该跟你们出来!血傀师,吾需要你来拉住仇恨!help!

    垂头丧气的跟着一路狂奔的楼至韦驮回到善恶归源,居然比先一步走的野胡禅还先到地方。

    “蕴果谛魂!”回来的楼至韦驮一眼就看到众相枯轮,对着手里的胎体水灵道:“自吾得到天之佛此称至今,你是唯一不表示任何态度之人你说这项称号,表面上是殊荣,实际上却隐含重大之责,自是无喜可表,如你所说,吾接下天之佛这个称号,其实已经身处旋涡,能够信任的人寥寥无几,如今,责任已至,强行引渡血刹如来,不只为正佛门视听,你之地藏深愿,吾一并担下,还要警惕如血傀师这种放冷箭的小人,维护佛门清誉。”

    明心听着他自言自语,不出声,默默的抄经书练字。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插入,楼至韦驮回头一看!

    野胡禅怒气冲冲而来:“担什么?维护什么?先烦恼你自己吧!”

    “蕴果谛魂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血刹如来那方面,我也会亲自处理。但有一件事却是没你不能解决!”野胡禅的目的楼至韦驮知道。

    衣袍一甩,冷哼:“怒气腾腾,直说!”

    野胡禅也是一声冷哼:“哼,我问你,在你离开善恶归源的那数甲子,有去过哪里,与什么人接触过,做过什么事情?”

    楼至韦驮心中毫无心虚,光明正大的道:“遍访名山宝刹,广览法门三千,以证己心大道!”

    野胡禅:“若这样,证据呢?”摆明不信。

    “你之语气充满质问!说明你的来意!”楼至韦驮不想和他纠缠下去了,打算快刀斩乱麻。

    “不是质问,是心急。我要你详细去想,可有人能证明,你在那段时间的所有行踪。若想不出来,就去把你所走过的路,再走一遍,见过的人都找出来!”

    楼至韦驮知道这还是不信他,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清者自清楼至韦驮忍不住怒斥:“无理取闹!”

    此刻,听到争执声的渡如何,观世法现身,都有些茫然。

    渡如何先是看到了野胡禅,顿时皱眉:“又是你,观你神情又是来找楼至韦驮麻烦了?”接着就看到趴在桌上悲催练字的明心,渡如何心中一喜:“施主有礼了,不知圣者还好吗?”

    抄书抄的蚊香眼的明心有气无力:“好得很呢。”

    野胡禅这才注意到多出来的明心,但是他还是一挥手:“别吵!若不想听到不该听的,你们最好先退一边!”

    楼至韦驮知道野胡禅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吾自认无愧于世,渡如何亦不用回避。有任何疑虑,劳烦你当下说清,莫再故作含糊!”

    野胡禅顿时暴躁了,嘴巴更加不饶人了:“含糊的人是你,将色身修炼至非男非女,很想效法菩萨道怎样,然后再顺势体验尘世为母之道!实在是有够方便就对了!”

    听到此话,四人同时脸色一变,渡如何刚想出声,天之佛却抢先一步。

    “此等谤吾名誉之言,岂容胡言!”

    野胡禅激将法出:“那你敢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证明这桩流言吗?”楼至韦驮沉思可以下,蕴果谛魂有明心照看,渡如何他们不是小孩子,都很靠谱。

    外面,野胡禅激将法出:“如何,是敢还是不敢?!”

    “哼,带路!”

    说完,野胡禅和楼至韦驮当着剩下3人一魂的面化光而去。

    明心顿时抛弃了手中的笔,急急忙忙追上去:“至佛!我也去!等等吾!”顺手,带上了蕴果谛魂的胎体水灵。

    留下的观世法眉头皱的死紧:“野胡禅语中暗示,太过骇人,楼至韦驮怎有可能?”

    渡如何挥手阻止观世法继续说下去:“未证实的流言,静观其变!”

    ——————

    青芜提上,荒无人烟之处忽然来了3人一魂。

    楼至韦驮淡然的很:“使你口出秽言的源头,便是此处吗?”

    野胡禅怼回去:“这么凶做什么,你先施展功体将整个地方扫过一轮,若没什么动静,一切好讲!”

    “如你所愿!耶,那是什么?”不想,还真扫出点什么来了。

    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