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3

    迎吾前往善恶归源做客呢?吾此地虽说水灵够,但终究还是木灵居多,圣者所需要的佛气并无一丝,实在不适合疗养,吾想善恶归源更适宜圣者恢复。”

    楼至韦陀听到此言,立刻同意:“阿弥陀佛,善恶归源自是欢迎吗小友前往,请!”

    “请!”

    ——————

    这边明心和楼至韦陀二人聊得开心准备去善恶归源做客,另一边野胡禅的调查之路并不顺利,他先是找到了将手中日记给他的少女,然后知道这个日记是从一个疯老头手里抢的。

    再问那个疯老头在哪,少女却说那个疯老头被一个蓝衣之人带走了。

    从少女的描绘之中,野胡禅怎么听怎么觉得这个蓝衣之人像自己的好友鹤舟先生,于是转身前往鼓琴山阴寻找线索。

    同一时间,被挂公开亭的血傀师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醒过来。

    面对一堆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人,血傀师还没反应过来,等大家手指自己的时候,瞬间全身刺痛感让他想起了之前的记忆。

    迷阵,麻袋,还有那股花香!最后就是一片黑暗!

    被人不声不响的敲闷棍,血傀师此生还未有过如此奇耻大辱!

    面对众人指指点点,他低头,只见自己胸口挂着4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我是骗子’,顿时胸口的怒火变成了无法抑制的狠毒脸色:“吾要将汝碎尸万段!”

    一声长喝!周身邪气迸发!一股浓重杀气笼罩整个公开亭,周遭沙土被泻出的气劲毁灭,可见血傀师此刻的愤怒!

    周围的人见气氛不对就齐齐退后了,看着其丑无比的人顶着光秃秃的猪头发泄怒气,众人表示理解~毕竟挂公开亭什么的真的太丢脸了。

    对于此人胸口的牌子,众人有的当看热闹,有的却若有所思。

    路过公开亭看到此事的秦假仙却不这么想,那股气劲威力强大,几乎堪比先天高手,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邪道人物他秦假仙居然会不知道。

    血傀师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他发泄完怒火之后,一不想被人当猴子围观,二是要回去找圣魔元史!找出这个如此耍弄自己的人究竟是谁!这口气他咽不下去!绝对咽不下!

    浑身刺疼不已,血傀师一路上也想了很多,算计他的人没有杀自己,看来只是给个教训,那就是这段时间有人知道自己被骗了?

    仔细扒拉一下最近忽悠的人,顿时疑惑了。

    “不肯能,这些人不会发现吾之算计的,而且吾的计划都天衣无缝!”

    忽然,猛地想起一人!

    “素还真!你没死?!!”

    想起这位武林皇帝硬邦邦的命,血傀师怒恨当初霖林怎么没斩下他之首级!

    (素还真:劣者冤枉啊!)

    但素还真是否还活着需要确认,血傀师再次加快身形,圣魔元史里面必定有记载!

    可惜,路走到一半,遇上了挡道的,一明两暗。

    熟悉的配方~

    野胡禅狮子吼出口:“血!傀!师!”登时,小树林飞沙走石,硬生生劈开一条路。

    飞奔的血傀师被几块石头砸出了身形。

    野胡禅瞬间:“……额,抱歉啊,吾不造你这么脆,能被石头砸成猪头。”

    作者有话要说:

    鸣鸿真君扔了一颗地雷

    喵扔了一颗地雷

    言柒扔了一颗地雷言柒扔了一颗地雷言柒扔了一颗地雷言柒扔了一颗地雷雁王大大扔了一颗地雷言柒扔了一颗地雷墨欲扔了一颗手榴弹墨欲扔了一颗手榴弹言柒扔了一颗地雷喵扔了一颗地雷玉字辞心扔了一颗地雷言柒扔了一颗地雷原收天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大家的雷~么么哒爱你们~

    第9章 无名山上无名仙

    “你!找死!”怒火再次狂燃的血傀师上手就攻,野胡禅反应也不慢,金刚轮上手,将血傀师这一掌抵消掉。

    二人胜负未分,但野胡禅却对血傀师的能为有了底。

    “你内功不差!”

    血傀师顶着猪头脸冷艳高贵:“吾之武功与吾之智慧同样,深不可测!”

    野胡禅噎了一下脸色有些扭曲:“吹牛皮大家都会,你说你无所不知,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血傀师忘了自己的猪头脸,道:“你的问题有二,一者天之佛,二者武道七修。”

    野胡禅想起之前遇到武道七修的人,将意外得来的秘籍无门横练还回去了:“我已经管不了武道七修了,我只想问佛厉大战!与天之佛的问题!”

    野胡禅和血傀师荒野对话,却不知从无名山出来的明心和楼至韦陀好巧不巧的又成了围观的人。

    明心嘴角抽抽,对楼至韦陀道:“这缘分实在是奇妙~”

    后者淡定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手中稳稳托着蕴果谛魂的胎体水灵。

    楼至韦陀本想走出去的,被明心拦下:“急什么,且听听他们说什么吧。”

    被明心这么一劝,楼至韦陀便停住了脚步,带着清醒的蕴果谛魂陪着明心围观八卦。

    原本二人一魂都没当回事,直到听到野胡禅问出佛厉之战。

    只听野胡禅对血傀师道:“什么是佛厉之战?”

    血傀师端着猪头装神棍道:“自古战争,哪个不是以大义来包装着私心之欲,战争说穿了,就是强者游戏,或佛或厉,不过是立场的包装罢了。”

    野胡禅很不满:“传闻大战之后,天之佛遗有一名血亲,此事真假如何?”

    “哈哈哈,我以为苍生只会汲汲在至恶中找寻污点,想不到已有人察觉至洁中也有污秽的存在,在我回答前,你先告知我,你的消息是从何而来?”

    野胡禅:“消息出自一名失智老叟的手记,手记署名为克灾孽主鳌天!”

    血傀师猪头脸看不清神色,但是他的态度有些不对:“那你可要将此手记保存好了,若是让天之佛知晓这本手记中记载着他的丑闻,依天之佛嫉恶个性,必是尽一切力量,铲除任何亵渎于他圣洁的存在。”

    野胡禅明显不太相信:“哈,那号称知悉一切的你,可是要千万保重咯!”

    “除非是你有心致吾于险境,否则,天之佛又怎会将眼光放在吾之身上?”

    “你意有所指,吾不喜欢,楼至韦陀,非是如此奸险之辈!”

    “既然要问我,那我的答案就不容你质疑,天之佛确实生了一名男童!”

    野胡禅瞬间暴走:“我不相信!”

    后面,听完对话的楼至韦陀脸色堪比锅底,身上的低气压让明心小白兔瑟瑟发抖。

    摸出上次留下的麻袋,明心抖抖索索的递过去。

    至佛冷笑一声,将手里的胎体水灵交给明心,拿起麻袋,手中奥义吠陀蠢蠢欲动……

    另一边,血傀师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倒霉,依旧忽悠着。

    “吾还以为世人终于能正视至洁中藏有污秽的问题,原来是吾奢望了!哼,无法相信我的话,那就用证据来说明一切吧!天之佛当初借青芜堤特殊地气,来排除孕于体内的魔元,青芜堤地貌为此而有变异,你不妨带天之佛前往,一切疑惑便有解了!”

    野胡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