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2

    觑。

    “至佛,你觉得现在血傀师他还值得同情吗?”明心对至佛不愿意出手很不开心。

    跟了一路,至佛表示:“你开心就好。”

    明心得到准许,催动周围属性相克的草木,将药性放大,组成一个让人昏睡的迷阵,当血傀师一脚踩进迷阵的时候,一股药香扑面而来,心下警惕的血傀师瞬间知道自己中招了,暗道一声不好,就想抽身而退。

    血傀师本以为对付自己的杀招是在前面,他怎么都没想到明心从来不按套路来,眼见血傀师一个迷糊然后猛地退后,早就准备好的麻袋对着退后的血傀师就套上去了,然后,在至佛的不忍直视之中,抄起一根棍子对着血傀师后脑勺就这么敲下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明心丢开棍子很不满:“至佛,好歹吾也是帮你报仇了,就算不帮忙抓人也就算了,你帮我写几个字总成吧?”

    楼至韦陀:“……什么字?”

    明心递给他一块木牌,笑得清雅如仙,但说出的话就……:“就写‘我是骗子’这4个字好了。”

    楼至韦陀:“……”同情的眼神看了看地上昏迷的血傀师。

    天之佛磨墨写大字去了,明心依旧挂着那种一看就是正经的笑容,手上绝不含糊的糊了一把迷药在血傀师脸上,保证他怎么折腾都醒不过来。

    然后,楼至韦陀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抬头一看,瞬间囧了。

    “啊!哦!——额~呜……啊啊啊啊!”

    只见他同行的明心小友宛如飞仙一般站在一边,拈着花枝笑得百花失色,可他脚下,套着麻袋的血傀师被一堆藤鞭销魂的抽打着,尤其是对着脸抽。

    确认了那力度最多打成猪头,楼至韦陀选择性低下头:嗯,吾的任务是写字,吾什么都没看见。

    最后,莫名其妙被抽一顿成了猪头的血傀师戴着‘我是骗子’的牌子被挂在了公开亭……明心指挥草木拎过去的。

    拍拍手,完事后,明心满脸笑意问旁边的至佛:“怎么样,解气不?”

    后者默默的:“阿弥陀佛。”血傀师你一路走好!

    打完放谣言的戏精,明心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唇角泛起温柔的笑意:“走吧,该去看看圣者的情况了。”

    事情告一段落,楼至韦陀跟着明心一路化光不再耽搁,很快就到了无名山。

    就如同之前蕴果谛魂看到的那样,楼至韦陀也被明心的感染力惊到了,不过他毕竟是天之佛,自身的感染力丝毫不弱,很快就恢复过来,随着明心来到莲花池。

    池水中,胎体水灵静静的浮着,中间的佛能明灭不定,在见到楼至韦陀的那一刻,猛的光芒绽放。

    “蕴果谛魂,吾来了。”

    只剩下一团佛能的地藏圣者推动胎体水灵靠近楼至韦陀,后者伸出手,自水中托起他,不禁感慨:“好友,你还活着,真好!”

    明心没有打扰他们叙旧,悄悄离开了莲花池。

    两位本以为天涯相隔的至交好友情绪都很激动,完全没注意到明心的离开。

    “蕴果谛魂,当吾知晓你身死之时,吾总以为修行之路不再有能理解吾的人存在了,汝想渡血刹如来的心愿吾原本也想为汝完成。不料,上天对吾还是偏爱的,你还活着,那么这个心愿,吾等你一起完成!”

    掌中的佛能转动,熟悉的佛力安慰着楼至韦陀,再见好友,就算是强大如楼至韦陀也双掌微微颤抖,生怕这是错觉。

    胎体水灵之中,圣者佛能光芒放大,渐渐笼罩住楼至韦陀,带着佛力的光温柔且安宁,似在安慰忧心的友人。

    外面,感觉到佛力的明心忍不住翻个白眼,还是转身回了莲花池。

    “圣者,再这么使用佛元,你复生的时间又要延长了。”

    猛的听到明心的声音,楼至韦陀和蕴果谛魂猛的从心绪中惊醒,楼至韦陀有些不好意思,单掌合十:“抱歉,楼至韦陀失礼了。”

    “无碍,圣者的伤势不能再拖延了,他的佛元剩下的不多,再不输入怕是要伤及魂魄,还是先为圣者疗伤吧。”

    楼至韦陀连忙道:“如何做?”

    明心取出两颗种子,道:“胎体水灵好似母体,圣者要重新塑体就必须在胎体水灵之中呆满10个月,这期间,一切外力都不能侵入,唯有吾之木灵之种才能融入其中。现在,吾要为你们种下木灵之种,等灵种发芽后,你们就能感应到彼此灵种,届时,至佛为圣者输送佛元便简单了。”

    楼至韦陀撤去自己的功体防护:“请明心小友施法。”

    明心看他这么容易就解除了防护,有些无语:“至佛不怕我诓你?”

    楼至韦陀淡淡道:“吾相信吾看人的眼光,也相信吾友蕴果谛魂的眼光。”眼中,是信任。

    明心无力吐槽,这种看谁顺眼就是好人的习惯是怎么养出来的?万一我是坏人呢?佛门得人太好骗了吧?至佛难怪你师弟那么熊。

    明心忘了自己的武力值完全不够看……

    囧囧有神的明心将种子种入楼至韦陀心口,木灵催动它发芽,然后同样用木灵将剩下的种子送进胎体水灵,催它发芽,牢牢扎根在蕴果谛魂的佛能之中。

    “好了,灵种已经种下,接下来吾会为你们接通彼此的灵种,使它们可以互相感应,并且输送佛元的时候必须经过灵种,带上木灵之力,否则佛元无法透人胎体水灵。”

    楼至韦陀试了一下,果然,经过胸口的灵种,自己的佛元带上了一股很稀薄的木灵之气,恰恰这股木灵之气带着自己的佛元融入了手中的胎体水灵。

    看着吸收佛元的蕴果谛魂,楼至韦陀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直以来的担忧也消散。

    待蕴果谛魂吸收完刚才的佛元,明心道:“圣者试试将木灵聚集在灵种之中,然后输送出来。”

    后者依言照办,不多时,刚刚楼至韦陀送来的木灵就被排出了胎体水灵。

    明心引导那一点木灵重新融入楼至韦陀胸口的灵种,道:“汝等非适合木灵的寄体,所以只能依靠灵种来收集储存木灵,至佛每日都要为圣者输送佛元,木灵总有用尽的一日,所以吾为你们种下灵种,就是为了方便你们自己恢复,若有一日吾不在也可自行疗养。”

    楼至韦陀在灵种入体之后就感受到了其珍贵,这种可以续航的疗伤灵物一下子送出俩,明心这个恩情他和蕴果谛魂欠大了。

    “大恩不言谢,若来日需要吾与好友帮忙之处,请尽管提。”这是天之佛的承诺。

    同样,他手中的蕴果谛魂佛光也闪了闪,表示他也一样。

    明心却笑道:“那是一定的,吾花费了这么大心力,不要点补偿可说不过去,放心吧,吾一届散人,武功低微,只有这么一身医术看得过去,与人为善难以成仇,若有一日吾救了不该救的人,还得求二位救命呢~”

    楼至韦陀哭笑不得:“明心小友说笑了,若真有一日,吾等自当挺身而出。”

    明心笑意盈盈:“那吾等着~”

    说完,明心建议道:“不知至佛是否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