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9

    过,直直的进入小树林去找静静。

    看到他的人都默默离他远点,生怕这个古怪的人找上自己。

    坐在树枝上,明心恢复本来面目,手上花枝可怜兮兮的被明心拽着花瓣。

    “世界在逗我?”扯下一片花瓣。

    “大家都在演戏?”继续扯。

    “明明昨天还听人在讲佛厉之战,我就去了一趟中阴界,佛厉之战就完事了?”

    可怜的花瓣心里苦!

    “那也不对啊!难道天之佛出事了?大家都在演一出大戏?”

    “啊!!!好烦啊!我要不要也陪大家一起演戏?”

    最后,明心决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既然整个苦境都玩失忆,那他也一起玩好了。

    其实这么多人一起演戏,想想都好激动的样子!

    明心表面淡定,内心老激动了~一起当演员什么太带劲了!~

    然后,想通了的明心就这么披着麻袋开开心心的上路继续回家去也~

    然而,没走出多远,明心没看过霹雳,不知道苦境小树林是个不科学的地带,只要走夜路必定见鬼——哦不是,是见到相杀。

    面前,一个血淋淋的阴阳脸,一个金灿灿的和尚……

    透过周围花木,明心知道了这两人,一个叫血刹如来,一个叫蕴果谛魂。

    明心:“……”蕴果谛魂你不是帮着天之佛打天之厉去了吗?就算全苦境都在竞争影帝你也用不着来堵血刹如来吧?

    就在明心心里狂吐槽的时候,战局已经到了白热化。

    曾经的佛门帝如来,如今的血刹如来!

    天佛原乡地之代表,地藏圣者蕴果谛魂,是否能够渡回帝如来呢?

    佛光惊夜色,地藏会如来,在血腥中,净化至能无边的洗涤,勾起血刹一丝波动!

    血刹如来持刀一扬:“净的了遍地尸骸,也净的了吾吗?喝!”话落,邪气由手中佛兵直劈蕴果谛魂。

    后者不闪不避接下这一招,众相枯轮被这一招击飞蕴果谛魂身边,但他却依然不惧。

    “喜舍解脱求不得!”

    众相枯轮力拼佛刑禅那,两大佛门至高圣器,竟在战场对敌交锋。

    地藏眼前,如来存苦,是渡还是不渡?

    双方修为高深,只短短几息时间,已经交锋数十次,每一次都佛光与邪气碰撞,周围一片飞沙走石,气氛紧张。

    如来眼前,地藏有执,是杀,还是不杀?

    只见血刹如来双刀在手:“想渡吾吗?大愿的地藏王,可渡的了这柄犀角上的万千亡魂?能助吾回归本像吗?”言语间,血刹如来眉心佛光闪耀,却转瞬即逝。

    但就这一闪而过的佛像,被蕴果谛魂抓住。亲眼见证佛像的存在,蕴果谛魂心念一定,圣血开光!

    “妄执消破,五蕴空!”

    只见蕴果谛魂脚下万字佛印起,佛力再上一层。

    血刹如来也不示弱:“众相唯滅,禅海雷音!”极招出!

    圣者谛听世间八苦,欲破受缚之魂,却闻佛兵铿然,如临圣劫!

    血刹如来内心佛像犹在,不忍下手,佛兵极招猛地收回。

    岂料,佛像一闪而过,佛兵未竟功,另一只手上邪兵犀角却对着犹豫中的地藏圣者一刀刺下!

    穿体而过!

    爆蹿的佛能,忍创的决心,一杖一击,承载欲渡还难之痛!

    直到:“愿未来,有法能渡你!”

    看着消散的佛光,血刹如来不知为何,不由自主想要留住化为佛光消散的地藏圣者,却徒劳无功。

    “已不能回头了……”

    大愿破碎,仍不舍地藏初心,此生无悔,舍尽凡身渡红尘!

    血刹如来离开后,目睹了全过程的明心胃疼不已,想一走了之,结果……

    “哎,我果然就不该出门!”

    脚步没能迈出去,最终还是倒回了蕴果谛魂倒下的地方。

    此时,众相枯轮已经不见,明心也不在意那个,他此刻看到的是被周围植物瓜分的佛能。

    那是蕴果谛魂修到极致的佛体所化,由肉体凡胎修成至纯佛体,其中蕴含的能量极其精纯。

    明心拈着花枝,勾勾手指,道:“把佛能交出来。”话落,更得草木欢心的木灵逸散开来。

    之前慢慢消散的佛能被草木们送还,周围的木灵也开始消失。

    没过多久,除了已经消散的佛能,能够收集的已经全部在此。

    明心头疼不已,见死不救不是他的风格,更会心里难安,救了之后呢?那又是另一种状况了。

    反正,两个字:“麻烦!”

    最终,明心还是聚集双掌大小水灵,注入了生命木灵,将地藏肉体所化的佛能注入其中,模仿母体,以保住他的性命。

    荒郊野外,并不是合适的修养之地,果然还需要回到无名山,这样蕴化胎体的水灵才会充足,否则依靠明心不停的聚集,不是累死就是撂挑子不干!

    “不过在此之前,圣者你想要复生,还需要佛门之人相助,吾可没有佛力啊。”想要催化胎体水灵,需要以佛力注入,而最适合的只能找佛门中人。

    自言自语这么一句,明心没注意到蕴果谛魂的残体微微动了动,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不能收起来,明心只好把胎体水灵捧着向无名山而去。

    一路上,见到伤者,职业病发作,明心总忍不住停下来为人诊治,好好的化光不用,偏偏用轻功跑路。

    其实这也不能怪明心啊,手里捧着个水球,能化光他早化了!

    苦逼兮兮的一路跑回无名山,半个月的路程硬生生让他走了两个月!

    对于明心的归来,无名山一度欢腾,原本安静的无名山顿时满山灿烂,香雾缭绕,却沁人心脾。

    “吾回来了~”淡淡一声,让满山的灵都飞出本体,绕着明心偏偏起舞。

    在外人看来,尤其是已经恢复一点意识之后的蕴果谛魂,他能看到的就是无数的指甲大小的光球环绕明心飞舞,宛如九天之上的仙人,看似不可接近,实则温柔和蔼。

    蕴果谛魂清醒的时候,确实吓了一跳。

    但多年的修炼,造就了他宠辱不惊的个性,很快便平静下来了。

    本想和救了自己的人交流,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联系上明心,自己的意念被阻挡在这个水球之内。

    这样的结果并不会让蕴果谛魂焦躁,他一边修禅一边看着这个叫明心的人,一路走一路治病,却在病人好后默默离开,不求回报,不要人情。

    这样的态度,让蕴果谛魂赞叹:不像佛陀却胜似佛陀。

    仁心!仁医!仁为!

    随着这人来到无名山,蕴果谛魂以为会见到一个朴素的药园,结果,眼前所见到的一切,让他惊叹不已。

    静悄悄的山林,在此人到来的那一刻,万花竞放!

    死气沉沉的地方好似因为此人的到来注入了强力的生机!

    山上的生灵瞬间鲜活了起来!

    第一次,蕴果谛魂见到以一人之力改变一山之景的传奇。

    明心可不知道蕴果谛魂的想法,他施施然带着胎体水灵来到莲花池,将水灵放置其中。

    “圣者在此好好休养,此地水灵充足,还有庞大的木灵供给,等吾找到适合催化胎体水灵的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