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

分卷阅读1

    第1章 无名山上无名仙

    十月飞雪,这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

    明心已经活了两辈子了,上辈子忙忙碌碌,这辈子闲人一个,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但是日子过得去,无病无灾,也挺好的。

    本以为就这么过下去了,但老天似乎总喜欢和明心开玩笑。

    上辈子不想结婚所以单身,这辈子感谢父母的资本,明心总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长得比人家小姑娘还水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果然,这辈子都快30的人了,结果因为这张脸,愣是没人看得上他,心塞。

    好吧,没人看上也就算了,反正上辈子就这么过的,一个人无牵无挂挺好,前提是没那么多事的话……

    一个人的日子很悠闲,上辈子明心就是个慢吞吞的人,这辈子就更别提了,种花种草种树种茶,只要能找到的他都种,而且这辈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处处都是奇怪的草木,各种功效不同,治伤的,解毒的,治病的,奇奇怪怪,疗效还特别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花草相处久了,对于一些草药的种植与疗效,明心越来越了解,索性无聊之下,拿着积蓄买了医书回来自学。

    上辈子学过西医,后来因为一些打击没有继续学下去,但基础都在,印证这辈子医书上的知识,愣是让明心琢磨出了不少东西。

    渐渐的,一些小病小痛明心都自己解决了,连有时候进山才要受伤都自己来,愣是活的好好的,还顺手在山上救了一些被野兽或者被毒草毒虫刺伤的樵夫和猎户,慢慢的,明心自己都不知道他这‘玉手心医’的名声怎么传出去的……

    事实证明,人怕出名猪怕壮,来这座无名小山求医求药得人越来越多。

    起初只是一些普通老百姓,后来,那些所谓的武林人士来了,麻烦也来了。

    那日,明心照样治好了最后一人,本想休息了,没想到又来了3个人,其中一个伤势严重,眼看就不行了。

    明心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不可能见死不救,所以他没辙,净手后开始为重伤的人医治。

    没想到,就这么一次医治,埋下了祸端。

    治病救人,本是善事,但病人的恩怨不牵扯医者,这是历来的规矩。

    可偏偏,明心遇上了病人的仇家,愣是连着明心想一起做掉。

    这就不太好了,明心的脾气虽说温吞得很,但也是有脾气的,好声好气解释了,前来寻仇的人不听,还毁坏了明心的花园,其中很多难寻的花木被毁坏,直接惹怒了明心。

    前来寻仇的人是爬着出去的。

    事情也从这里开始!

    事件过后,明心还是过自己的日子,病人也在痊愈,很快就离开了,明心也回到了悠闲的种田生活。

    哦,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那个重伤的人留下了一部心法,最普通的引气之法,明心开始慢慢摸索怎么修炼内力。

    感谢他天生花木好感度满值吧,按照当初3人的说法,那部功法只是普通的强生健体之法,练不出什么名堂。

    但偏偏,心态平和的明心愣是练出了名堂……

    水中,已经百岁‘高龄’的玉手心医看着自己雪白的头发,哭笑不得。

    闭关出来,一头白发也就算了,偏偏那张脸还是那么嫩,越来越不像人!

    随着时间的过去,明心所在的无名山因为长达40多年的断断续续闭关,已经很少有人来求医了,记得这里的几乎都不在人世,山下,活着的人也渐渐忘却了明心这个人,或者说,老一辈逝去,新一辈无人得知。

    明心的生活重归平淡。

    但不代表他的医术就放下了,明心的医术越来越高,有了他自创的武学《引灵花典》,集草木精髓于一身,只要不作死,在花木茂盛之处,只要万花不灭,他亦不败,而且寿命随着体内木灵的运转,渐渐的于草木同化,草木能活多久,他也活多久。

    如今的明心,了无牵挂不说,功力也在进一步提升,动不动就闭关几十年,出关也多在深山老林寻找稀有的花木。

    这样与世隔绝,每日同花木交流的悠闲生活让明心乐不思蜀,几乎忘了自己是个人而不是精灵。

    好吧,说精灵还是低估他了,每天不是种草就是调戏那些可怜的动物,最后还是一只斑斓虎不小心带了一块充满了草木灵气的石头回来,这才解救了可怜的动物们。

    明心的兴趣被转移,兴致勃勃的跟着斑斓虎寻找那块石头的来源,因为他想给自己打造个武器了。

    最后,耗费了几百年的时间,武器是出来了,可后遗症也……有点严重。

    水面上,明心叹气的看着自己眉心的银色点朱的心纹,水蓝色的瞳孔,以及双手手指的青红金三色阳纹,还有心口的那一片嫩叶,累觉不爱。

    ‘为什么总和我的脸过不去?’

    没错,明心最后的武器是6颗珠子,金木水火土,还有一颗白珠子。

    最后,6颗珠子全融入了明心的体内,金、土、火三色主攻击,水主防御,木主生机,最后的白色珠子……明心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练出了净化的本事,也就是那颗白珠子。

    最后的结果嘛,不说也罢~

    悠闲度日,匆匆发现居然过了千年之久,不禁感慨时间流逝的太快。

    过去的无名山,世事变迁之下,已经隐藏在一片荒芜荒山之后了,过去的玉手心医也无人再记得。

    躺在一片藤蔓花海之中,嗅着风中传来的香气,无比的惬意,耳边是鸟儿的鸣唱,声声悦耳。

    但老天久是看不惯明心悠闲!

    嗅着风中传来的血腥味,明心叹气:“我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啊!”

    不久,一道人影抱着个人飞驰而来,明心还是打开了防御放他们进来了。

    “救救他!他说你可以救他!”分叉眉的少年语无伦次。

    明心叹气:“将他放下吧。”花落,巨大的花床在少年面前展开,他急忙把怀里的人放上去。

    明心手中木灵汇聚,慢慢注入伤者体内,情况比他想的还严重。

    检查完毕,明心自心口的绿叶中取出一颗小小的种子,种在这人破碎的心脏里面,暂时稳住他的命。

    做完这一切,明心抬头对少年道:“介绍你来这的人应该和你说过什么,我不追究,但是你带来的这人他的耳朵必须找回来,否则魂魄不全,还是会死,而且魂飞魄散。”

    后者脸色一变:“我去!”说完,转身就想走,却被明心叫住!

    “站住!”

    少年猛地顿住,明心扶额:“你就打算这么去?”指指他血迹斑斑的样子,还有中毒的身体,提醒他自己的情况也不太好。

    少年咬牙:“我有办法!”

    明心再度扶额:“你站住!”

    实在说不通,明心只好取出一粒药,递过去:“吃了吧,解毒的。”

    后者依言吞了,药效很快,一口污血吐出,毒解。

    再次递过一颗药:“治伤的!”后者再次一口吞。

    挥手赶人:“走吧,他暂时留在这。”

    少年二话不说,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