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决定

    


    林真真这一哭,颇有些石破天惊的架势,无论林清月和谢轩怎么哄,她都不肯停下来,嘴里不断说着“不要去京城”这样的话。

    林清月和谢轩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林真真会对去京城如此抗拒排斥。

    看到她几乎快要哭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林清月只能放弃原则,暂时哄骗道:“阿娇乖,不去京城了,我们不去京城了。”

    林真真这才抽抽噎噎地停了下来,“真的吗?”

    林清月无奈地叹气,“真的。”

    “娘亲拉钩,娘亲不骗我!”林真真伸出小拇指,眼睛红肿,脸颊上还挂着泪水。

    林清月心疼极了,可她还是不能理解林真真的反常。

    在她的印象中,女儿虽然淘气,但一直都很喜欢她的父亲,从前谢轩谈生意要离家几天,她都哭着闹着要跟过去,可现在却对要跟谢轩去京城这件事如此抗拒,就像是京城里有什么洪水猛兽等着她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娇为什么不愿意去京城?京城比汝阳更繁华热闹,你不是一向最喜欢热闹吗?”林清月将谢轩劝走后,便抱着林真真轻声询问。

    她必须要弄清楚女儿哭着闹着不肯去京城的原因。

    林真真红着眼睛摇头,“我害怕,娘亲,我害怕,我梦见娘亲死了,就在去京城的路上。”

    林清月的心猛地一惊。

    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她昨晚定是真的做了这个噩梦,可女儿为何会做这样的噩梦?难道是夜里被谢琛给吓坏了吗?

    林清月惊惶不已,忙搂紧林真真,安慰道:“阿娇不怕,娘亲没事的,娘亲不会有事的。”

    她要赶紧找个大夫给女儿看看了,可千万不能让这件事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娘亲不去京城好不好?”林真真攥着她的衣袖,全身紧绷。

    这孩子定是害怕极了!

    林清月心疼得不行,立刻点点头,“不去了,娘亲不去了!”

    谢轩许她三年之期,她本就纠结该如何选择度过这三年,原本舍不得与他分别,也怕孩子不能离了父亲,可阿娇若再这样下去,她必然不能随他进京了。

    比起对谢轩的不舍,林清月自然是更在乎孩子多一些。

    林真真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很可耻地利用了林清月对她的母爱。

    因为她不想让林清月这样干净的人去经历高门大院的勾心斗角和肮脏龌龊,也不想让自己再陷入到那样的境地里。那种身边都是亲人,可举目望去,竟无一人可以信赖可以依靠的境地。那是她痛苦的过去,是她身为侯府嫡长女却身不由己和无能为力的过去。

    所幸她得上苍怜悯,又重活了一次,她终于离开了那令她无法喘息的地方,她又怎么会愿意再回到那里去?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能为自己活着的机会。

    ************

    三天之后,谢琛准备启程回京。

    他特地来了趟林府,询问谢轩是否要同他一起回京,没想到谢轩却摇头拒绝了。

    原来是林真真不知何故突然病倒,病中糊里糊涂的,一直嚷嚷着“娘亲不要走”,大夫来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道孩子是被吓坏了,开了几贴安神的方子便没了下文。

    这可把林清月急坏了,几乎日夜守着林真真不敢入睡,不过几日整个人便消瘦了一圈。

    她们母女俩这样的情况,谢轩又哪里走得了?

    谢琛知道后很是失望,不禁腹诽林真真这孙女真是他的冤家克星,可面上还是说了几句宽慰之言,只道孩子的身子最要紧,谢轩可以等林真真病好之后再进京也不迟。

    这算是又一次像谢轩承诺了他那日所言,毕竟他已经决定,对林家要徐徐图之。

    谢轩亲自送了谢琛离开汝阳城,待回到林家后,便去了藏娇阁。

    林真真还是昏睡着,这几日她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昏睡,且睡得并不安稳,小眉头皱得紧紧的,让人瞧着便心生不忍。

    “若阿娇好不了该怎么办?都是我不好,若是那一日我不带她去前厅就不会这样了。”林清月默默垂泪,自责不已。

    她这话虽埋怨的是她自己,但谢轩知道,她也埋怨上了他。毕竟若不是他无力阻止自己的父亲,阿娇也就不会被谢琛吓坏了。

    谢轩望着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的小女儿,内心除了自责,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的痛恨。

    可越是这样,他才越是要去京城,越是要回谢家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不会的。”他轻轻抱住了林清月,安慰道:“我们阿娇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明日,我随你去大佛寺烧香拜佛,为阿娇祈福。”

    也不知是菩萨显灵,还是谢轩的话应了验,在谢琛走后不过两日,林真真突然清醒了过来。就像前几日来势汹汹的病一样,她的清醒也让人出乎意料,大夫来了也找不到任何原因,只能胡诌着说克这孩子的心魔已经消失了。

    林清月却信了大夫的话,坚定地认为克林真真的心魔就是谢琛。

    她恨死了谢琛,也终于在心里下定决心,她绝不能带着孩子跟谢轩回京城!

    林清月找到谢轩说出自己决定的时候,谢轩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林真真突然病倒的事情不仅吓坏了林清月,也吓坏了他。他自己都不敢冒险将林真真带去京城,更何况是为人母亲的林清月。

    虽然谢轩十分希望自己的妻子和儿女能跟着自己,但女儿的情况,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

    这三年,他势必是要和林清月分开的。

    “轩郎,我会等你的,我相信三年之后,你一定能风风光光地接我去京城。届时阿娇和宝笙也长大了,不会再惧怕谢琛,这对他们而言,也是好的。”大约为母则强,曾经这个视谢轩如命的女子,在这个时刻,也做出了对孩子最有利的决定。哪怕这个决定,会让她与夫君分别三年。

    谢轩掩下心中的不舍,他轻轻抱住林清月,又一次承诺,“月娘,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这三年,你要和孩子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

    “嗯。”林清月的眸中雾气氤氲,她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我相信你,我会等你的,一直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