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海棠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 278 部分阅读

    三↑五↑中↑文↑网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头一次在没有旁人偷窥的情况下和妈妈**,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我如朝圣般俯下头,含入了妈妈玉峰上的雪莲。

    这一次进入妈妈的身子开始是轻柔的,妈妈的情绪刚刚平复,体内还有一些郁结,不适合一下子就大操猛干。我趴在妈妈身上缓慢地**着,温柔地挤出妈妈体内淡淡的忧愁,渡入妈妈体内的阳火在妈妈的经脉中冲关舒气,愈转愈流畅,我的抽送也逐渐加快。

    「小心肝,你很会疼人啊,姐姐被你弄得心尖尖都发颤了……」,妈妈娇美艳唇里吐出温柔细腻的声音,心中的**之火被我越拨越旺。

    「姐姐,今晚再无人偷窥,而且我刚才把窗户关上了,也不怕小佳听到,你可以放心大胆地**了。」我戏道。

    「噗哧……原来你关窗户打得是这个主意,怎么,姐姐叫起来很大声么?」妈妈没了顾忌,冲我抛了个撩人的媚眼,电得我骨头都酥了。

    「不是很大……而是……而是很骚的那种……」妈妈的**如岩浆般火热,几乎将我的龙根烫成面条,我得牢牢地控守精关才能驾驽这匹发情的母马。

    「坏弟弟,还说人家骚,要不是你那火龙太厉害,人家才不会骚呢……」妈妈大发娇嗔。

    妈妈的骚功无di

    ,不过她说的倒是真的,过去在爸爸和龙青山身上,妈妈从没这么骚过,现在这样应该是全身上下的性屄都被我刺激到的缘故。

    「啊……嗯……嗯……」妈妈被我压得从鼻息里发出一声声浓腻悠长地颤音,红唇微张喘息呻吟着。

    妈妈献上她丰润的**迎合着我的火龙,我凶狠地挞伐着妈妈的美屄数十下,象个愤nu

    的骑士般道:「还敢叫我小毛孩吗?」

    「不敢了……」

    「那叫什么?」

    「老公……」妈妈鼻音长长的拖腔将我麻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要不要跟我过一辈子?说!」

    「要……老公……」

    「爱不爱我?说!」

    「爱……真真爱你啊……老公,噢……不行了……老公……快……快爱真真啊……啊……啊……啊……」突然妈妈的呻吟声高了八度,身子仰起如八爪鱼般牢牢抱着我,纤指紧紧地抓着我的脊背,**像虎钳一样缠着我的腰,下体涌出一股股优酪乳般浓稠的阴精,妈妈**了!

    「好老婆,我来了!」妈妈的高声吟叫如同天籁之音,再坚强的意志也随之土崩瓦解,我全身功力化成了愤nu

    一刺,将积蓄了多天的阳精尽数射入妈妈子宫深处!

    一时间满室皆春,我和妈妈**裸地紧紧搂在一起,旖旎缠绵。

    和妈妈裸身相偎,我的不应期特别短,因为妈妈身上的每一处对我都是致命的诱惑,即使妈妈手臂上一大一小的两颗牛痘都让我亲个没够。

    妈妈被我弄得咯咯轻笑,听我摆布顺从地将双臂举过头顶,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腋窝。妈妈腋毛稀疏,且极少穿无袖衫,所以并不常刮。在手臂胸脯的一片白皙中,这几根极少露面的腋毛羞怯地暴露在明亮的床头灯下,清晰可鉴,连下面细微的血管都遮不住。

    我将头凑过去,伸出舌头仔细舔着妈妈的腋毛,一根都不拉下。经过刚才的一番激战,妈妈的腋下微微出了点汗,腋毛有点咸滋滋的味道,刺激着我舌尖的味蕾。平常偶尔在妈妈短袖口惊鸿一瞥腋毛飘逸的影子,早就垂涎三尺了,现在却可以随意狎玩舔弄,真是兴奋啊。

    妈妈弯弯的腋毛被我的口水沾湿了,象含羞草似的缩了回去,贴在白白嫩嫩的腋窝上,我紧追不舍,舌尖挑弄着妈妈腋窝上的皱褶,妈妈又痒又羞,别过头去任我荒唐,这更助长了我的淫兴,就这么舔几下妈妈的胳肢窝,我的下体就开始急剧复苏了。

    见妈妈如此纵容,我心血来潮将妈妈扶起,然后曲腿站在妈妈后面,将半硬的**往妈妈腋下塞,让妈妈用濡热的腋窝夹住我的**,跟夹体温计似的。好容易伸进去大半根,鸡蛋般的**在妈妈腋毛上挨挨擦擦,**马上就**的了。

    「姐姐,你那里好舒服,热度不比你骚屄差啊,里面还带毛的。」我**几下,十分得趣,兴奋道:「快,用劲夹!」

    「不要,好羞人啊……」妈妈被弄得痒得不行,咯咯娇笑着,突然一侧身避开我的骚扰,从床头扯了几张纸巾擦拭着被弄得一团糟的腋窝。

    我跳起来赤条条站在妈妈面前,晃着我的小弟弟道:「姐姐,我对你全身上下没一处不感兴趣,可是你对我全身上下可能只有一处感兴趣,那就是我的小龙。」

    「呸,谁稀罕!」妈妈脸红红地轻啐了一口。

    「什么,姐姐你不喜欢它?看来没有服侍好蜜屄夫人,回去将它吊起来打,弹**弹到死,看它平时还那么嚣张不!」

    「尽瞎说,小龙是最好的,不许你欺负它。」妈妈跪坐在我脚前,将头发笼到脑后随意盘起,女人的手法很奇怪,妈妈如云的秀发,竟然用一根银簪子就固定住了。

    妈妈扎起头发,露出皙长的脖子,显得十分干净俐落,她轻舒粉臂,纤手握住了我蠢蠢欲动的小龙。

    我舒服得倒吸了口凉气,这是妈妈第一次用手触摸我的**,妈妈的玉指微微动了两下,我的火龙就全面勃起了,规规矩矩地向妈妈举枪敬礼。

    妈妈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我的阳物,眼神迷醉咬着下唇道:「你看它比你可老实多了,它似乎更听我的话呢。」

    「呵呵,它听你的,我听它的。」我强做镇静说着俏皮话。

    妈妈细嫩的手指很有技巧地动了几下,我坚硬如杵的大**差点屈身化做绕指柔了,妈妈看着我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忍不住吃吃轻笑。

    我被笑得有些羞怒,心想可别被妈妈摸几下就丢了,那实在很没面子,忙运功抵御**上传来的酥痒感觉,装做若无其事干笑两声道:「嘿嘿,真舒服,没想到姐姐你还会手挥琵琶。」

    「哦?多谢弟弟夸奖,姐姐要开始弹了哟……」妈妈纤细柔嫩的手指好象拨弄琴弦般不经意划过我的分身,舒服得我忍不住一激灵,差点就软在床上。

    妈妈翘着兰花指,半掩小嘴儿轻笑着,索性只用一支手在我直挺挺的阳物上划按揉捏,一会用滑嫩的指甲刮着**小嘴,一会用饱满的指肚如按箫孔般轻按着**,一会又俏皮地用两指将我的**皱皮捏到背面轻捻着,每一下都令我颤抖不已,狼狈非常。

    妈妈戏耍我一阵,揶揄道:「小瑜,站岗的士兵也没你小龙站得这么直啊,让姐姐再来慰劳慰劳它吧。」

    说罢,妈妈轻舒修长的五指,仔细地把我的大**包在虎口与手掌心中,抬头冲我嫣然一笑,五指收拢,只留**和小半截龟颈在外头。

    阳物被妈妈温热的手掌心包住,我正暗呼不妙,妈妈的手指就开始有节奏地动了,忽紧忽松,忽快忽慢,只磨擦了几下,我的龙口便要吐涎,赶紧求饶道:「姐姐,快松手,弟弟服了,弟弟服了!」

    感觉到我**有搏动的迹象,妈妈松开了手,咯咯笑道:「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小龙。」

    「没用?姐姐你刚才还说它是最好的!」被妈妈手指异常陌生的刺激导致差点失守,我十分不服。

    「嗯,好吧,那姐姐再试试看。」说着妈妈轻吐香舌由下到上缓缓舔过我分身前暴凸的输精管,再撩去马眼上那颗露珠,小巧的舌头轻盈地在小龙嘴上拨弄了几下,然后嘟起红唇凑上来缠绵地亲嘬着大**。

    妈妈的动作做得又慢又温柔,就是铁杵也会被马上磨成针啊,我急忙盘腿坐下,意守丹田,才不至于立泄当场。心中不免有些郁闷,一直想着让妈妈给我**的,但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嫩,**恐怕在妈妈口中呆不到三秒钟就要丢。这不仅仅是生理上的刺激,关键还是心理上的那种犯上的黑火太强烈了,平日里高不可攀的妈妈跪在我脚下给我咂**,光这样想想就差点要走火入魔。

    「哧……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妈妈斜倚在我旁边轻笑着。

    「好啊,还敢取笑我,你这个小淫妇,说,谁是最棒的!」我恼羞成怒。

    「羞人答答的,才不跟你说这个……」

    本以为妈妈肯定会奉承我的,没想到妈妈并没这样说,反而引起我的好奇心,我搂着妈妈的腰,摸着她丰坠的胸乳,道:「姐姐,让我猜猜……是不是在这张床上跟你干过的龙青山?」

    「嗤……你真下流,鹊占鸠巢,还玩人家的老婆,小瑜你好坏啊……」妈妈胸前双丸被弄,又开始骚了。

    「你在这张床上被他干了多少次?」

    「你们这些臭男人,说这些作践人家话你就兴奋了?」妈妈娇嗔地推开我,迳自去躺在床上,把背对着我。

    从背面摸着妈妈腰到臀异常夸张的曲线,我心醉不已,低头在妈妈暄软的肥臀上印了个吻,用手揉捏着妈妈丰硕的股肉,道:「你当初在这张床上还让他不带套就干你,射精到子宫,好怀上他的孩子是吧?」

    妈妈显然也想起了从前的羞事,不安地扭着身子。

    「是不是啊,小淫妇儿?垫着枕头让那家伙干你,我想起来就有气!」我重重地拍打着妈妈的臀大肌,发出「啪啪」清脆的响声,妈妈的淫臀又圆又大,拍一下会抖两下,让我脆弱的心也跟着颤抖。

    「嗯,我这个弱女子,还能怎么办?谁占了我的身子,我就只能怀谁的种。现在轮到你占有我了,你也可以的啊……」妈妈转过身来,摇着她白晃晃的肚皮淫糜地上下起伏着,象发情的母狮似的,诱惑着我给她授精。

    妈妈的挑逗让我发狂,我扑了上去,伸手一摸她的胯下,早已经是骚水涟涟了。我压在妈妈身上,道:「龙青山后来得靠吃伟哥才能上你,早就是半个废物了,你说的最棒肯定不是他,那是谁?」

    「小瑜,别说这些了,快进来啊……」妈妈娇吟着。

    靠,到这关头妈妈还不肯说是我,看来妈妈受毒害很深啊,我用龙头磨着妈妈勃得老大的阴豆儿,趴在妈妈耳边道:「姐姐,告su

    我实话,是不是狄普斯?告su

    我,我不会怪你的……」

    「不要逼我,小瑜,你快进来,姐姐很痒啊……」妈妈被弄得哭出声来。

    我妒火中烧,强忍着道:「告su

    我,姐姐!告su

    我实话,我就插进去!」

    「是!是他!就是他最棒!」妈妈哭喊出声。

    「操!」我怒吼一声,火龙粗暴地破体而入,妈妈「啊」地一声尖叫,既满足又痛苦。

    「你这个淫妇,被我干整天还想着那个狄普斯!为什么?告su

    我你为什么忘不了他!」我暴怒了!

    妈妈哭泣道:「别怪我,小瑜,他……他实在太邪恶了,如果说你是火龙,他就是黑龙……即使硬起来刺入姐姐那里,还能弯得象条毒蛇一样在人家体内乱点……」

    我越听越怒,火龙直欲喷火!

    妈妈继xu

    抽抽噎噎道:「而且他的手法跟你完全不同,如果说你的纯阳真火能让姐姐上天堂;他的邪功却能让姐姐下地狱……噢……小瑜……现在你就是姐姐唯一的希望了,姐姐只有被你的火焰融化,才能彻底地忘掉他。小瑜……干我……使劲地干姐姐吧!」

    看着妈妈哭泣哀求的模样,我的心头爱怜妒恨各种情绪交织,怒火万丈,只有用无边的纯阳真火才能逐渐炼化狄普斯残留在妈妈体内的毒素。我奋起神威,改跪为站,稳扎马步,双手抓着妈妈脚踝将妈妈结实的双腿左右分开,妈妈的淫臀都被我抬离了床,下体完全暴露在我面前!

    我身子微微向前倾斜,采取俯冲式猛干着妈妈的**,用这种姿势**十分的费劲,就象泳姿中的蝶泳,游得并不快,但是声势威猛惊人!

    此刻在妈妈眼中,我就如怒目金刚般威武,妈妈眼泪横飞,高声叫道:「老公……干得太爽了……啊……啊,姐姐要飞了……你是姐姐的天神!老公……你是最棒的!姐姐爱你啊……老公!」

    我的巨炮狠狠地轰炸着妈妈的骚屄,妈妈疯狂**扭动着达到了无上**,即使腔口被我牢牢堵住,喷涌而出的阴精还是从微小的夹缝中滋滋地溅出来,我的火龙尽饮甘泉,突然万炮齐发,直接将炮弹轰入妈妈子宫,射量极大,妈妈,整个身子被射得一阵乱颤。

    此番干得太猛,十分消耗精神,以我的体力都有点吃不消了,一阵头晕目眩,马步扎得也不稳了,就想瘫倒在床。

    妈妈赶紧将两个大枕头塞在淫臀底下,双腿缩起将骚屄口尽量朝上。即使这样,我拔出行货时,还是带出了不少阳精蜜汁的混合物,这一次我和妈妈都射得太多了。

    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妈妈旁边,妈妈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道:「很胀啊,你射得人家满满的,这次你有没有行功啊?」

    「有,只不过这次量太多,来不及运功化开,我来帮你吧。」说罢,我将手轻轻抚摸着妈妈阴毛之上、肚脐眼之下的位置,引导妈妈默运玄功,将阳精化气纳入窍中。

    「小瑜……」

    「嗯……」

    「什么时候我们不运功也垫一次枕头……」妈妈娇靥火红。

    「呵呵,好啊……」我心下感动,明白妈妈想怀我的孩子了。却又一阵黯然,妈妈,不是我不想,而是行不通啊。

    见我默然,妈妈以为我还在生刚才的气,道:「方才姐姐故yi

    说你不是最棒的,是要激起你的好胜心。弟弟,你一定要帮姐姐战胜心魔啊,姐姐好怕那种邪恶的感觉……」

    在岛上听说过狄普斯从小就被阿拉伯人锻炼淫功,看来果然有两下子。不过他修习的应该不是内功,没有发xiàn

    妈妈有被他采补的迹象。应该只是那玩艺被练的柔韧性极强,再加上一些挑情手段,妈妈那几天又被注射了强力春药,所以留下的印象特别深罢了。

    我安慰妈妈道:「别怕,姐姐,我们的**是建立在真爱基础上的,只要深爱着对方,就不惧那些邪魔小道。」

    「你说得对,小瑜。」妈妈头枕在我的胸膛上,道:「最近跟你合体双修后,那种邪恶的感觉越来越淡了,姐姐真的好感谢你。」

    「今晚还能再来一次,姐姐你要怎么感谢啊?」我笑道。

    「你刚才站都站不稳了,还能来?」妈妈娇笑道。

    「没办法,谁叫俺射出来的是姐姐你的驻颜精华呢?特殊美容服wu

    一定要保证一天三次!」我翻身骑上妈妈的身子……我和妈妈再度激情过后,妈妈躺在我的怀里,象只温顺的小绵羊,她柔声道:「小瑜,这种无拘无束的**比在岛上压抑着做舒服多了,姐姐刚才感觉就象个小糖人一样要化在你身上了。」

    我摸着妈妈裸露在外浑圆的肩头,笑道:「姐姐是否后悔没有早三年认识我啊?」

    妈妈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小坏蛋,今后不知dào

    要坏多少妇人的名节哩。」

    「呵呵,姐姐你可不要套我,除了你,我谁也不要。」我道。

    「你们这些小男孩总是有恋母情结,长大了就难说了。」妈妈幽幽地道。

    「怎么?莫非小佳对你也意图不轨?」

    妈妈美目一瞪,道:「这小坏蛋刚才偷亲了我一下嘴唇,你们都不是好东西。」

    「姐姐,我理解小佳的心情,有这么美丽又风骚的妈妈,估计背地里拿你的内裤胸罩打手枪都打暴了,呵呵……」

    「才没有!」妈妈扬起粉拳,不依地轻轻捶着我的胸膛,气乎乎地道:「看来不能让你们凑在一起,否则小佳肯定会被你带坏的!」说罢又噗哧一声自己笑出声来,妈妈脸若桃花,这一笑连房间都更亮了。

    妈妈现在肯定非常想我们三人团聚的那一天,和自己在这世上深爱着的儿子与情人在一起,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我心中发苦,现在有点痛恨自己是「小佳」的身份了,我要不是小佳该多好?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妈妈开开心心地享shou

    天伦之乐了。

    摇摇头不去想这烦心的事,我和妈妈裸抱着说一些体己的话,时不时亲咂一口,真是情到浓时最缠绵啊。可惜良宵苦短,妈妈不敢留我过夜,催我早点回家,免得白天睡眠不足被爸妈怪。我怎么舍得?抱着妈妈亲了又亲,最后妈妈推着我下床,坚决不肯让我再亲了,我只好穿上衣服。

    妈妈披上睡衣,依依不舍地送我到窗边,我做出一副苦脸道:「姐姐,今晚你的吸精**太厉害,现在我腿都是软的,还要翻墙回家一个人独眠,要是能抱着你睡该多好。」

    妈妈愧疚道:「小瑜,你再忍几天,你不是说等你爸妈回国后我们就住一起吗?」说着妈妈羞红了脸。

    「好吧,只有如此了。」我道,「姐姐,为了回家路上有劲,分手前最后再亲你三下,好吗?」

    「怎么你也提这样的条件?」妈妈失声道。

    「哦?还有谁提这条件?是小佳,对吗?」我笑道。

    「嗯……」妈妈羞红了脸点了点头。

    「呵呵,小佳定是亲你的嘴了,那我要亲你下面的嘴。」我邪邪地笑道,猛地蹲下,钻入妈妈的睡袍内,一边一个搂住她光溜溜的大腿,抬头一看,上面黑乎乎的洞屄,微微闪着淫糜的光泽。

    「不要……」妈妈浑身酥软,双腿被我呈「大」字形分开,我掰开妈妈的外**,大嘴包住妈妈的内**,对着里面水淋淋软乎乎一堆秘肉,痛快地「吧唧、吧唧」亲了三下,妈妈差点站不稳了,只好弯腰扶着我的肩膀。

    我满足地站了起来,舔着嘴唇,深吸了口气做迷醉状道:「好骚啊……」

    在妈妈的笑声中,我穿好了鞋,推窗一跃而下,妈妈忍不住掩嘴低呼。两层楼的高度现在对我是小case,我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回头对妈妈送了个飞吻,妈妈羞答答地回赠了一个,我心花怒放,展开轻功翻墙而出。

    在街上奔跑了一阵心情才逐渐平复,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真想就这样一直当妈妈的情人,不想再变回小佳了……

    妈妈的爱与哀愁-重入魔掌

    前文说到妈妈和小佳从恶魔岛归来,小佳白天是妈妈的乖儿子,到了晚上便扮成小瑜,成了妈妈榻上的君王,妈妈的**得到小瑜阳精一日三注的灌溉,本已熟得滴蜜的花朵出落得愈发水灵,两人如鱼得水,恋奸情热……

    接下来的一周,白天我忙着张罗房子的事,晚上就变身成小瑜和妈妈偷情。

    在房屋中介处,花了40多万美元买了镇上一户家具齐全的房子,又花了一些钱委托装修公司购置了一些必要的家居用品,做了一次彻底的卫生。主卧买了一张直径2。8米的大圆床,床上用品是我亲自挑的,特意买成妈妈喜欢的粉红色,想着今后这就是我和妈妈自己的家了,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自豪感。

    以极高的效率办完这一切,也已经是回到家后的第九天了。经过这几天我阳精连续一天三次的滋润,妈妈出落得如清晨含露的牡丹般娇艳欲滴。一次我以小佳的身份陪妈妈去逛商场超市,有几个时髦女郎上来问妈妈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当得知妈妈根本就没化妆时,她们不由惊叹妈妈皮肤的完美了。

    回到家我看着妈妈呵呵直乐,妈妈奇怪道:「小佳,你笑什么?」

    「妈妈,她们刚才都以为我们是姐弟,我很高兴啊。」

    「小佳,妈妈看上去真有那么年轻吗?」妈妈对着镜子左右端详着自己的脸庞,一颗心早已喜翻了。

    「是啊,妈妈,你最近气色很好,是不是有什么美容秘方啊?」

    「哪有……」妈妈扭捏道。

    妈妈的美容秘方就是小瑜的纯阳真精,她当然不敢告su

    我,看着妈妈娇羞的样子,我心中偷乐。

    晚上跟妈妈交欢时,我告su

    妈妈我的「父母亲」已经回国了,让妈妈随时都可以和小佳搬过来住。

    「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跟小佳说吧。」妈妈犹豫了一下说:「最近龙青山没在家,小佳的情绪很好,很粘我,我担心他突然知dào

    你的事,会不同意。」

    「好吧。」我装作失望的样子,其实心里松了口气,我也没有做好跟妈妈摊牌的准bèi

    啊。

    「要不然我们一起先见面吃个饭,让小佳有个心理准bèi

    ?」妈妈道。

    我吓了一跳,但只能答ying

    了,心想这个坏人让「小佳」去做吧。

    「姐姐,明天是星期六,你和小佳都到我家吃饭好吗?」

    「嗯,我没问题,但是小佳这个周末要去野营,都不在家啊。」

    「呵呵,正好,这周末我们先过两天二人世界。」我笑道。

    「小瑜……」妈妈想到要和我一起生活,情难自禁地献上香唇,我忙伸唇相接,霎时间满室皆春。

    第二天一早,我吃完早饭便出了门,告su

    妈妈要到周一中午才回来。

    「小佳,不要玩得太疯了,野营要注意安全。」妈妈叮嘱道。

    「放心吧,妈妈。」我高声应道,心想妈妈呀,我这两天肯定会玩得很疯,而且是跟你一起在床上疯。

    飞快地打车到了新家,换上小瑜的行头,又检查了一遍屋子,确信毫无破绽后,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待妈妈的到来。

    不到半小时,屋外就响起了门铃声,我兴奋地跑出去开了门,登时眼前一亮!

    花容月貌的妈妈婷婷玉立,身穿乳白色的套装裙子,脖子上挂了一串珍珠项链,光华夺目,更衬得妈妈肤白如雪。一头黑发如瀑布般批在肩上,微风悄悄地将一缕青丝拂过妈妈清丽的娇靥,给妈妈平添了一种飘逸出尘的风姿。

    「小坏蛋,看傻啦?」妈妈咬着下唇轻笑道。

    妈妈的声音把我从痴迷状态中唤醒,是的,站在门外的这个楚楚动人的美女,就是我的妈妈,我的情人!强烈幸福感在我的胸口激荡,我大步向前接过妈妈手上的包裹,抄起妈妈的膝弯,将妈妈抱起,妈妈娇羞地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几根发丝掠在我的脸上,好痒啊。

    还没进屋我和妈妈的双唇就紧紧地粘到一起了,我们象一对交颈的鸳鸯,通过唇舌向对方传递着炽热的爱意。

    将妈妈抱到沙发上,我骗腿跨上妈妈的身子便想先干上一炮,妈妈用了好大劲推开我,道:「小瑜,别把衣服压皱了,姐姐呆会还要跟你上街哪。」

    「上街干嘛?」我奇道。

    「人家就是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嘛。」妈妈娇嗔道。

    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我只得悻悻爬下妈妈的身子。

    「小瑜,带姐姐参观一下你的家。」妈妈轻笑着挽住我的胳膊。

    妈妈坚挺的双峰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磨擦着我的手臂,如麝如兰的香气直往我鼻孔里装,我又心猿意马起来,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欢迎女主人视察新家。」

    「嗤……油嘴滑舌的,人家还没嫁过门哩。」妈妈轻轻皱了皱可爱的琼鼻道。

    我和妈妈相拥嘻笑着,象一对新婚的夫妇般观赏着自己未来的爱巢。妈妈对房子很满yi

    ,特别看到我给「小佳」留了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时,妈妈感激地亲了我好几下。

    最后到了主卧,看到那张大床,妈妈俏脸通红道:「要死啦,买这么大的床干什么?」

    「好跟你在上面颠鸾倒凤啊。」我从后面抱住妈妈的纤腰,亲吻着她晶莹剔透的小耳垂。

    「小坏蛋,谁要跟你颠鸾倒凤……」妈妈被我亲得浑身酥软,我就势拥着妈妈倒在了大床上,将手伸入妈妈裙下,乖乖,妈妈外表打扮得象个正经的ol,裙子下却穿着条开档情趣小内裤,两瓣肥唇硬是被细布条勒得鼓鼓的从裆中挤了出来,顺便还带出了几根阴毛,可爱的妈妈原来这么骚啊,穿这么性感的内裤来让我干。我将中指塞入这两片大汉堡之中,蜜壶内早已是琼浆满溢了。

    「姐姐,你骚不骚,穿这样的内裤来诱惑我?」我戏道。

    妈妈被我发xiàn

    了她的小秘密,脸红红的,装作没听到我的戏谑,闭上眼睛只顾抬头向我索吻。

    嘿嘿,想逃避这个问题?没那么容易,我头一偏,躲过了妈妈的香唇,指头挑出妈妈壶内玉珠,轻轻地捻着,道:「回答我,姐姐你骚不骚啊?」

    「小冤家,就知dào

    欺负姐姐……」妈妈宝珠落入我手,再也反抗不得,她如雌蛇般扭着身子,双颊火红道:「姐姐骚,姐姐只为你一个人骚……嗯……」

    「小浪蹄子,现在发骚了?刚才在沙发上还装模作样不让我弄!」我报复性地揉搓着妈妈的阴蒂。

    「痒痒……」妈妈难受得娇躯向上拱起,肌肤泛着一股淡红色,螓首左右摇晃着,哼哼道:「坏弟弟,人家的小骚屄很痒啊,快帮姐姐弄弄它……」

    妈妈娇滴滴的哀求声让我气喘如牛,我褪下裤子,掏出早已硬得不象话的阳物,撩起妈妈的裙子,一往无前地冲进妈妈的重灾区救火!

    妈妈的开档裤敞开大门迎接我进入,火山口内的熔浆将我硬如铁杵的巨棒一下子包裹住了,两根裤带紧勒着妈妈的大**衔着我的阳根,爽到极处,我连忙深吸一口气,趴在妈妈身上,生怕一时冲动没两下就泄了。

    只见妈妈侧着头,微闭着眼,将脸半埋在她白皙的手臂中,脸上带着胜利女神般的微笑,我这才恍然大悟,又一次上了妈妈的当,每次惩罚妈妈的结果都是我在她惊人媚态下欲火攻心,慌里慌张地被妈妈诱入毂中。

    我心下不忿,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哪!奋起神威,挺枪猛地抽送了几下,妈妈舒服得「嗯嗯」了几声,不得了,上面是如花般美靥,下面是如火般熔炉,我有立马射精的趋势,尴尬地放缓了抽送的速度,以免就地缴械。

    妈妈察觉到了我的退缩,她款款地扭着香臀,不急不缓地研磨着我的铁杵,媚眼含春道:「小坏蛋,刚才还凶巴巴地对人家,现在怎么缩头缩脑的了?」

    见我一副咬牙苦忍的模样,妈妈「噗哧」笑出声来,伸出纤纤玉指轻点着我的额头,娇笑道:「我的小心肝,你就乖乖地当姐姐的消防员外郎吧,咯咯咯……」

    静时如仙,狡时如妖,弱时如水,骚时如狐,这样的妈妈怎不令我欲火万丈,爱她如癫如狂?我低吼一声,跃马直挺中平枪,义无返顾地投入胯下心爱人儿的怀抱。

    白娘子水漫金山,妈妈今日下面的水儿特别多,如潮般的**将我冲上了一个个**,我的小白龙鏖战一番,终不敌白娘子胯下双剑,败下阵来,狼狈地趴在妈妈浓密的水草上喘气。

    「哎呀,床单都湿了。」妈妈裸着淫臀,感到身下湿漉漉的,急忙推我起身,一看崭新的床罩已经湿了一大块,粘糊糊的,十分不雅,「都是你!」妈妈气得一跺脚,瞪了我一眼。

    我无辜地道:「这可不能怪我,今天你的水太多,我根本吸不过来啊。」

    「你还说!」妈妈大嗔,看着我一副无赖的模样,忍不住「嗤」地笑出声来,道:「我不管,反正这是你家,由你来收拾。」说罢,扭着淫臀施施然进了卫生间。

    我涎着脸想跟进去,冷不防妈妈把门一关,上了锁,给我吃了个闭门羹。

    我只得苦笑,回头扯开床罩一看,那大水已经渗透了好几层,连下面的被子都湿了,懒得换了,坐在床边等了一会,想起妈妈的情趣内裤,心痒难搔,又过去敲门,道:「姐姐,好了没有?让我也进去收拾收拾。」

    「咔哒」一声,妈妈把门开了,我一喜,推门进去,只见妈妈仍在镜子前梳头,她道:「小瑜,帮我看看背后的衣服有没压皱了。」

    我应了一声,去拂了拂妈妈的衣裙,道:「还好,都挺整齐。」装得自然地撩起妈妈的裙子,想好好kàn

    看那条内裤。

    「小瑜,别闹,姐姐刚擦干净。」妈妈扭了扭身道。

    「嗯,就看一下。」我蹲在妈妈身后观赏着她的裙下风光。

    从后面看,妈妈的情趣小内裤类似一条丁字裤,除了那两根细细的线条之外,妈妈的左右两个淫臀蛋都露在外头。妈妈笔直的大腿夹得很紧,让我看不见里面的开裆部分,我使劲掰了一下没掰开,急了,插了一根手指进去,总算摸到了妈妈微微湿润的大**。

    正要再作努力,只听妈妈道:「好了,我们该出去买菜了。」妈妈放下裙子,扭臀轻易摆脱了我对她下体的亵玩,正儿八经地走了出去。我无奈站了起来,妈妈已经收拾干净,除了脸上残留的红晕,丝毫看不出刚才**的痕迹。谁能想到妈妈女神般的外表下是那么诱人的风光?

    「傻小子,看什么?」妈妈脸红红的地道,「快点擦干净,我们还要出去呢。」

    「嗯。」脑中变幻着妈妈美丽的容颜和阴毛从胯下淫糜地钻出的鲜明反差,我魂不守舍地拿过旁边的一条毛巾,便要去擦下体。

    「不许用这条!」妈妈一把夺过我的毛巾,粉脸通红啐道:「小淫棍!」

    「哦?」我回过神来,一看妈妈手上拿的那条皱巴巴的,方才醒悟过来这可能是她刚才擦下体用的毛巾,忙嘿嘿陪笑道:「抱歉抱歉,没注意。」

    「鬼才信你!」妈妈气哼哼地道。

    「呵呵,姐姐,干嘛生这么大的气?我又没有恋物癖,莫非……」我顿了一下,突然加快语速道:「莫非你没洗过的内裤经常被小佳偷偷拿去**?」我边说边大笑着跑出房间。

    「哎呀,小瑜,你要死了!」妈妈又羞又恼地追了出来。

    欢声笑语让这个充满阳光的早晨变得无比美好。

    跟妈妈到了外面,我慢慢知dào

    妈妈为什么非要跟我一起出来走走了。在国内,爸爸妈妈工作都很忙,很少一起上街;出国之后,龙青山患了受迫害症,整天躲在屋子里,更是一次都没有陪妈妈外出;妈妈所需yào

    的就是一个丈夫或者情人陪她一起逛街的感觉啊。

    妈妈挎着我的胳膊,象个小女人似的紧贴在我的身上,周围的人不时飘过来的对我们这一对俊男美女羡慕的眼神,让她无比满足。

    女人,真是一个虚荣的动物,她比男人更需yào

    这个社会。我搂紧了妈妈,对我当初与妈妈一起隐居避世的设想产生了动摇。

    平常妈妈最爱逛的就是服装、鞋包店铺了,试穿衣服太耗时间,于是我们重点逛鞋店,在我的参谋下,妈妈买了好几双性感的高跟凉鞋。后来经过一家首饰店,我一时性起给妈妈挑了一支高贵的白玉手镯,妈妈柔顺地让我将手镯戴在她的皓腕上,晶莹的手镯与妈妈洁白的肌肤相互映衬,真是美不胜收。

    两天的欢乐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妈妈担心小佳野营提前回来,周日午后和我疯狂交欢三次后,依依不舍地回家去了。

    我美美地躺着,回味着两天来妈妈在这张大床上的万种风情,真是**啊,以后要都是这样的日子该有多好。

    傍晚时分,我无奈还是变回小佳,拎着行李回家了。

    快到家时,我灵敏的耳力就听到家中传来龙青山疯狂的笑声,我吃了一惊,赶紧加快了脚步。

    推开门,眼前的情景让我目眦欲裂!大厅正中央,妈妈光着身子,被捆成粽子一般,双眼被蒙住,裸跪在地上被迫给狄普斯**。龙青山在沙发边上和两个女子赤条条地鬼混。

    我怒吼一声:「狄普斯,你的死期到了!」飞身猛扑过去。突然,胸前遭到重击,我中弹倒地。只见伏伦帝和他的几个手下从楼上走下来。

    意识逐渐模糊,恍惚中看到妈妈扭头朝我哭喊着,狄普斯牢牢按住她的双肩,胯下巨炮发射,污浊的精液落在妈妈纯洁无暇的脸上、胸上,妈妈力竭瘫倒在地……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一直动弹不得,却有一丝意识,有时可以听到说话声。迷迷糊糊之中仿佛听到妈妈在耳边不断呼唤我的名字「小佳,小佳,快醒醒啊,呜呜……是妈妈害了你啊……」

    「你还不明白吗?小佳就是小瑜,小瑜就是小佳,哈哈哈……」伏伦帝神经质的笑声。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啊……」妈妈的哭喊声让我的心都碎了,再度陷入昏迷。

    「这真是我伏伦帝看过最精彩的一出好戏,美艳绝伦的母亲的心上人,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真令人感动啊,哈哈哈……」伏伦帝得yi

    地狂笑:「这小子做的面具太逼真的了,演技也一流,居然骗过了他母亲。一定要救活他,这场好戏要继xu

    演下去。」

    「求求你,放了我们吧……」妈妈哭泣道。

    「放了你们?嘿嘿……上次放你们是因为有人向国际刑警告密,害我们不得不挪了个窝。这次可没人救得了你们了,你就和你的儿子好好在这个山庄呆下去吧。也只有在我伏伦帝的地盘里,才能容许你和你儿子这样的悖论之恋啊,哈哈哈……」

    「小佳,你快点醒来,妈妈一个人撑不住了啊……」

    「小佳,不管你做了什么,妈妈一定会原谅你的……」

    「都三周了,这小子还是这样子,怕是不成了。明天就把美神交给狄普斯调教吧,倒是便宜了他。」

    「不,不要,不要让我离开我的儿子……」妈妈泣求道。

    「我没有耐心守着这样一个植物人,除非你和你的植物人儿子每晚都能演一场好戏给我观赏。」

    「不要……」

    「我的旨意不容反抗。」伏伦帝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成了植物人吗?为何我还是有一些模糊的意识?不行啊,我要赶紧醒过来,我要拯救妈妈!

    下体传来一股温热,非常熟悉的感觉,天!是妈妈在吮吸我的**!

    「呵呵,不错,我就喜欢看这样真实的表演,这比狄普斯干你刺激太多了!哦……」可恶的伏伦帝又躲在暗室看着。

    「咦,你看你儿子的**好象有反应哪,看来这种治疗方式真是不错,哈哈……」

    「嘿嘿,硬了,居然硬了!上啊,美神,你快上啊!说不定你的儿子马上就能醒来!」

    看到儿子的**后,妈妈已经确认我就是小瑜了,她默不作声地跨坐到我的身上,很反常地采用「倒浇蜡烛」这种背对着我的姿势。或许对她来说,**是情人熟悉的**,而她却不想在**中看到儿子的脸庞。

    妈妈的蜜壶终于纳入了我的**,一阵阵的酥麻感让我逐渐从昏迷中醒来,我睁开眼睛,看着妈妈孤寂的背影上下木然地动着,被迫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交合,妈妈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只为了唤醒儿子沉睡中的灵魂。

    「醒了,他真的醒了!天啊,母爱的力量如此伟大!哦,我太激动了!」伏伦帝高声大叫着。

    「啊……」妈妈听到了伏伦帝的叫喊,如遭电击,从我的身上跌了下来,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无力地瘫倒在我身边。

    我已经完全清醒了,**孤独地挺立着。

    「臭婊子,你干什么!快上去啊,快点爬到你儿子的身上去!你不能让一出大戏在接近**时落幕!」伏伦帝几乎在嘶吼了,「哦,你让我愤nu

    !你让我阳萎!这是无法容忍的罪行!来人啊,将这个婊子和她的儿子都拖到大堂,我要狠狠地惩罚他们!!!」

    直到几个如狼似虎的大汉闯进来,妈妈一直趴在我的身边动也不动,甚至没敢再看我一眼。

    伏伦帝「孽情山庄」的大堂里灯火通明,我躺在担架上,被扔在一个角落里无人过问。大厅中的男男女女全都是**着,这里的一切都陷入了疯狂。

    一个巨大的针筒散落在我面前的不远处,那里面超过300的催情药已经注射入妈妈雪白的淫臀内。

    恐惧感与?

    三●五●中●文●网

    ,更新快、无弹窗!